谢海致意齐渭青的画作,画却归于地方统一标准爱戴组织

作者:戏剧    发布时间:2020-01-31 12:43     浏览次数 :

[返回]

认识周铁利是在一个画展上。2013年11月07日,海口市文化艺术传播研究中心承办的美哉三沙名家美术作品展览在海南省博物馆展出。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的周少灵画家给我发来短信,邀请我去看看。

日前,据英国《卫报》报道,以历史画作为装饰的美国纽约四季餐厅,藏着一幅在这座城市中不同寻常的艺术品美国最大尺寸的毕加索画作《Le Tricorne》,意为三角形,在四季餐厅一挂就是55年。但是,最近一项移走这幅画的计划,引发了很大的争议。这幅画的所有者、纽约地标保护协会的主席告诉《名利场》杂志,他们只是想尽他们的责任,让一个难得的室内地标文物完美无缺地留存下来。而四季餐厅所在大厦的所有者、纽约房地产大亨罗森重申,不会改变原定搬家的计划。

自古江浙出才子,近代更多大家。淮阴地界偏又生出个谢海,七〇后一代,绘画书法早早自成模样,又被公认为学者,年纪轻轻便在美术理论界得了个谢氏白话的美名,怎不让人心生羡慕嫉妒恨?!别署谢二郎,一派风流蕴籍,实在让人想揍他两记老拳,却又没有借口。

中午时间展馆里人不多,我慢慢观赏,著名画家谢耀庭展出《永兴岛珊瑚礁》,画面是在狂风激浪中巍然屹立的一块巨大礁石,著名画家王昌楷描绘的是西沙主权碑,80多幅画作寄托了画家们对三沙的深厚感情。一幅小画引起了我的注意:画面是一间小屋、沙滩、小狗、一个老人,吸引我眼球的是晨曦中那一面高高飘扬的国旗。我驻足下来凑近看落款---周铁利。这时,马良和一位画家走过来,画家递给我一张名片,很诚恳地邀请我得空去他的画室喝茶,他就是周铁利。他指着画告诉我,这一趟西沙写生活动中带回来几幅作品,最喜欢的还是这一幅《家园》。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于画中的那个老渔民,一天清晨他走上沙滩,看见老渔民从简陋的小屋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一只小狗,老渔民走到沙滩上,在长长的竹竿做成的旗杆上挂国旗,小狗在旁边安静地看着。这一幕,触动了他,在远离北京的南海,每天清晨都要举行一个人的升国旗仪式。内心一股暖流,这是一颗多么朴素的爱国心啊,他讲:我感觉身上的血液都沸腾了!于是,在画中,周铁利原原本本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挂画的地方属于罗森

谢海不会给人借口,占尽文采风流,言行却并不虚浮。少年老成,大有繁华阅尽后的平静做派。扑面面对美誉,倒能云淡风轻,未见些许轻狂。或许是有狂的,但这狂藏在骨子里,化着了支撑其洽淡笔墨背后的自信。以我的浅见,有此等自信与淡定者,大抵不外两种人:一是人生风调雨顺,早早见历鲜花著锦,如李叔同,无论诗词书画音乐戏剧,样样做到了极至;一是命运多舛,历经了万般磨难而修得宠辱不惊,如八大。前者,深知何为有,而后者,深知何为无。因为有,便无拘于得,因为无,便无惧于失。有无之间,脱去得失心,方是步入艺术大境的不二法门。与谢海仅一面之缘,交谈亦寡,不清楚其经历,暗自揣度,谢海应属前者。并非凭空揣度,而是源自对谢海水墨赏读后的直观印象。

一个周日的下午,在周铁利的画室,金骏眉功夫茶的醇香弥漫了整个画室,油画颜料的味儿被我们热茶暂时掩盖了。画家时间很宝贵,我切入主题:1958年土生土长在海南岛中部乐东黎族自治县的你,是怎么接触到油画艺术这个非常洋化的领域的呢?他低头,用手捂一捂杯子,抬脸看看我,慢慢吐出两个字:好奇?我笑笑:是的。

画却属于地标保护协会

谢海的画,乍一见,并不会给人以震撼,只觉一派平和淡远、月白风轻,看过后,却久不能忘,再到任何时地,偏又能从万千画作中,一眼识得出来。这识得出来,倒不是因为其画面上独有的符号虽说谢海也有符号,那些清雅的瓶子与繁盛却无声盛开的花许多画家,一辈子都在寻找符号。对符号的迷信,让许多画者渐渐忘却了本心,为了符号而符号,不知符号不过是画者的心象,尤其中国水墨,画到极处,任何一笔,皆是画者心灵图景之显现,都是独有之符号。符号化,是当代画家面对的悖论。不符号化,辩识度低,难于脱颖;惟符号化,则流于符号,符号成了没有灵魂的死物,纵赢得一时喧哗,终究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以我的浅见,着急是当代中国画家的另一流行病。出名要趁早,捞钱要趁早。眼见得大好的花花世界太多诱惑,多少钱一平尺,成为画家们聚集时洋洋自得的本钱。谢海大抵因早早见识过这繁华,故不急。因为着急的心态,因为为符号而符号追求,因为眼花缭乱的市场,许多画家迷失了自我,再不肯在传统与笔墨上下功夫,总想一口吃成胖子。谢海的画,却让人看到了他的沉静。谢海是沉下心,在传统中浸淫日久的。看看谢海那些致敬齐白石的折枝花卉,便知我所言非虚。

他沉凝一会儿说:我十几岁的时候曾上山下乡,每天早晨6、7点钟起床,上山劳动一天,很苦,也吃不饱。那个时代磨练了我们这一代吃苦耐劳的人格、艰苦环境下创造的耐力、不怕苦难的毅力。年轻时就牢记贝多芬的名言: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休想使我屈服。在苦难之中艰苦跋涉的痛和最终走向成长,用简单轻巧的话语无法阐释。

毕加索的这幅作品在1919年创作的一副舞台布景,长宽6米左右,画作描绘的是身着优雅西班牙服饰的看客一边进行着社交活动、一边看着卖石榴的少年,与此同时,身后的竞技场中,几匹马拉出了一头死牛,当时是配合驻扎在巴黎的芭蕾舞团演出的《Le Tricorne》而作。自1959年四季餐厅在著名的西格拉姆大厦开业以来,这幅画就一直在这里。

众所周知,学白石者如过江之鲫,真能入得去又出得来者寥寥无几,包括许多大师嫡传的弟子。为何?大师早早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话,是大师对弟子许麟庐说的。其时,许麟庐被人称为东城齐白石,正自飘然,白石一句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无疑给弟子当头泼了瓢冷水。一个学字,一个似字,许多画人,怕是至今未能领会。谢海对白石大师手摹心追,却又能入能出。致敬齐白石的那些折枝花卉,看上去是地道的齐派笔法,但给人的感觉,却又不是齐白石。有论者以为,谢海致敬齐白石的画作,之所以学齐而不似齐,是因为谢海在画上独特的题跋。我读后哑然,此真皮毛之论也,未及根本。细究谢海所以师白石而能画出自家面目来,无非两点:一是谢海有学而不似的清醒,二是谢海骨子里终究是有着强烈自我意识的画家。面对大师,他并未曾一刻忘了我是谁。他的笔墨,体现出的是谢家情趣,而非白石情趣。致敬齐白石器,不过是借白石笔墨,浇自家块垒。观白石画,可见画后那个历尽沧桑、饱受离乱、有着极强平民意识和俗世情怀的白石老人;观谢海的致敬齐白石,画背后,却站着一个风流蕴籍、少年老成、宁静洽淡而又不乏现代意识的文化人。

家境贫困的周铁利,因为买不起纸笔,就在玻璃上画。没有名师指点,也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学院式教育,全凭爱画的天性。

最近,该餐厅所在大厦的所有者表示,这幅画作要从餐厅搬走,因为画作背后的墙壁需要修复。原本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如果是业主拥有的艺术品,也无可厚非。可是这幅画在2005年就捐赠给了当地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地标保护协会,这让其不仅仅是餐厅的著名装饰品,更是城市的一个重要地标。地标保护协会认为所谓要修复的墙壁,其实并没有大问题。但是幕布本身却非常脆弱,极易受损。同时,四季餐厅室内的地标特征也会受到损害。我们只想尽我们的责任,让一个难得的室内地标文物完美无地留存下来。地标保护协会的主席佩格布林表示。据了解,该协会已经向这座大厦的所有者罗森提出起诉。

若只是学白石而非似白石,自不值得专门做一篇文章。谢家笔墨,自有别种面目。他的另一组瓶与花的组合,我极喜欢。所谓海画花花花似海,因组成画面的元素中,有符号化的花瓶,谢海被人戏称为谢小瓶。这样的戏称自然看浅了谢海,沦于符号化的表象了。我看谢海此类作品,第一印象,是看到了林风眠,依稀还有莫奈和莫兰迪的影子,而骨子里的,却又还是那个才子谢二郎。中国现当代绘画有两个重要流派,其一以徐悲鸿先生为代表,在打通中西时,着力点在将西方绘画的造型艺术引入中国画;其二则是以林风眠先生为代表。两者均致力于融合中西绘画,前者却是以中国画为本,强调革新中国画;后者以绘画为本,强调的是绘画本身,而不拘泥所画是中国画还是西洋画。谢海无疑是受了林风眠先生的影响,这影响,不仅是笔墨程式审美意蕴,更是艺术思想的延续。与林派弟子吴冠中不同,谢海显然又不赞成笔墨等于零,他的书法功底,对传统水墨画的研习,让他在沿着林风眠开劈的融合中西的路上行进时,多了一件利器笔墨。对笔墨情趣的重视,使得这些现代意蕴浓郁的水墨画,又透着传统文人画的审美情趣。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林风眠与莫兰迪,印象派与大写意、时尚与古典这些因素的重叠组合,形成了别具一格的谢家水墨。

在学校画宣传画就得过不少奖状,后来进入县歌舞团当舞美,很辛苦,舞台幕、演员服装、道具等等,什么就要动手做,凭着对艺术的热情和过硬的功底,每次评比,我们团的布景都是全岛最漂亮的,那时候都是一笔一笔画上去的。

与此同时,建筑师保罗戈德伯格向《名利场》杂志谴责了搬动艺术品的行为,他的理由是这幅画让整个四季餐厅成为了一个完整的艺术作品。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理事、著名建筑家罗伯特斯特恩和刘易斯库尔门也向罗森写了一封信,让他再三考虑这件事。更有艺术批评家泰瑞蒂乔特向《华尔街日报》表示,这幅作品是最能让人们接近毕加索的一件作品,移动它会产生潜在的损失。

如果说致敬齐白石是一次深情回望,谢海回望的,是文人画的传统,一枝一叶间,流淌的是传统士子的审美与淡然;那么海画花花花似海时的谢海,则是一个身处时尚都市,深受西方艺术思潮与人文精神影响,却又心守老庄无为宁静的谢海。因此,当他将目光投向未来,投向无限的未知时,一个摆脱了符号、笔墨等外在程式,将心灵表达当作至高追求的谢海的出现,就显得顺其自然了。

苦难赐予人们一种特殊的品质,在艺术创作上来讲那就是开拓意识、奋斗精神和求实态度。八十年代末,周铁利考上海南大学艺术系,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位,找到了他的人生航标。他接触到了油画,并得到了正规而系统的指导。在校学习期间,他的作品《五月的黎寨》参加海南地区的一个展览中展出,当时有一位从德国来琼的艺术家,看了这个展览,专门点评了这张画,并把这张画带回德国收藏。作品得到肯定,这体现了他的自我价值,也激励了他的创作热情,他决定走向现实生活中寻找灵感与激情,回到家乡,深入黎寨体验黎民生活,去感受去体验去亲和自然,为了更好地对黎族传统文化的吸取和研究,几年下来,他学会了讲黎话,经过精心的构思创作了一组油画黎族风情系列。

罗森很委屈:

谢海将他的现代水墨,称之为画我心深处。五个字,道出了谢海的艺术追求:见我心。致敬齐白石其实是画了我心的,只是那个我心,披上了白石笔墨程式的外衣。海画花花花似海也是画了我心的,只是这我心,夹杂了画家意欲在艺术上作为的雄心。谢海显然不满足于此,要勇敢地抛却多年用心研习的程式、笔墨,直画我心深处。

在2013年举办的绘画的品格------2013中国油画展中,你创作的油画「黎寨」经过初赛复赛两轮严格评比,成为175幅被选佳作中唯一一幅来自海南省的作品。我向他表示祝贺,他不以为然,淡淡地说:一路走来,也有很多作品得到大家的肯定,也是对我的精神鼓励。一幅作品出来后,你会听到不同的声音,在荣誉和批评面前,作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如何看待、如何对待?画家的创作来源于生活,我认为作为一个成熟的画家,对生活中的哲理性规律性还是要有所认识,作品是你的思想的结晶,体现出来的是你的思想,它是具有独特性的,是你独一无二的创作,好比如你对色彩的感受反映在作品中,它体现出来的是你对生活的理解,有赞许的有鄙弃的各种不同的声音,对于我来说,这都不重要。

二流作品被过度拔高

写有形之物,易;写无形之心,何其难哉!

周铁利是个多产的油画家,两百平米大的画室里满是作品。 他领我参观他的画室:新中国成立后有三幅重要的画你看过没?一幅是53年董希文的《开国大典》,一幅是77年陈逸飞的《占领总统府》,一幅是80年罗中立的《父亲》?或许有人说当时《父亲》的社会性更胜过艺术性,包括董希文的《开国大典》、陈逸飞的《占领总统府》但这些都是属于历史的印记,是很有重量的。

毫无疑问,这件事已经成为纽约艺术品保护圈中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对于各界的争论,罗森非常委屈,他向《纽约时报》表示,反对者和协会错在过度拔高了这件作品,并且认为他本人讨厌毕加索,他澄清道:我家里有五件毕加索的艺术品。的确,早在2002年,因为合理保存一座老建筑,地标保护协会曾经表彰过罗森,这次却公开批评他,理由是他的行为无疑将毕加索的艺术遗产降低成了一张破布。

绘画艺术本就是有形的,具象的,就算再抽象的绘画,其画作本身,依然作为具象的物质而存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世上本没有真正摆脱具象的绘画。而我心却是抽象的,无形的,不可捉摸的。如世上本无完全摆脱具象的绘画一样,世上亦无完全摆脱抽象的我心。以有形的画,写无形的我心,是画家给自己出的难题。画家能做到的,是尽可能进入我心深处。零缣碎玉,皆在梦境;吉光片羽,都成影像。画家捕捉我心深处的黑与白,实与虚,无与有这是极难的。所谓从无入有易,从有入无难。心理学上有一个名词叫空杯心态。一代武学宗师、功夫巨星李小龙曾说:清空你的杯子,方能再行注满,空无以求全。用金庸先生的话说,叫手中有剑,心中无剑。无论是空杯,还是无剑,前提是杯子里先得有水,心中先得有剑。先有,后无,有无转换之间,臻有亦无、无亦有的化境。致敬齐白石海画花花花似海的过程,是画家从无到有的过程。画我心深处,则是清空杯子、再行注满的过程。是空无以求全。

陈逸飞的画作,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八十年代初期创作的故乡的回忆─水乡系列,我曾陶醉于画中散发的江南水乡的那种烟雨凄迷的美感,那种宁静与平和。《父亲》这幅画我印象还挺很深的,至今仍记得画的是一个淳朴的农民,黝黑的脸,岁月的沧桑在脸上刻下深深的纹,粗糙的双手,捧着一粗瓷大碗的稀粥。我曾经写过一篇胡杨树的文章,当时脑子里浮现的是这幅画里老农的粗糙的手。我把我的散文中的一段背诵给他听:嚯,这是传说中的不死胡杨吗?树干粗糙,扭曲着,这棵貌似沧桑的树,叶子却是浓浓密密层层叠叠,像一个飘扬着的酒红色头发的精灵,阳光透过的叶尖上闪着梦幻般的光芒,在秋风的抚慰中,千姿百态,显得更加文雅优美。

罗森指出反对者和协会过度拔高了这件作品,是有道理的。因为这幅画作在2008年,被评估价值160万美元。相对于2010年在拍卖场上以1.065亿美元创下纪录的毕加索1932年的一幅作品,相差甚远。罗森的支持者,一些艺术界人士也指出,这其实只是毕加索的一件二流作品,大家对其抱有太多的感情。通过媒体和发言人,罗森表示自己不会改变原定搬家的计划,不过接下来才会决定到底将画作搬去哪里。

致敬齐白石是有,海画花花花似海是有:有来处,有笔墨,有符号,有程式,有功底。因为有,便无拘于得,这有里,反透着了无。画我心深处是无:无物形,无符号,无程式,无寓意。因为无,便无惧于失,这无里,竟处处透着有:有我,有心,有画家面对未知时的困惑,人类面对浩瀚宇宙时的自省。画有形之物,是为画无。画无形之心,是为画有。有无之间,如阴阳双鱼,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生生不息。画家要做的,是在这有无之间,寻出自己心灵的图景,无论是具象或抽象,无论是有形或无形。

他点点头是的,胡杨也好,老农也好,艺术家表现的是人类的善良和生存的承受之重。罗中立年轻时上过山下过乡,在农村生活了十年,1980年他饱含深情地刻画出了一幅超级写实主义作品《父亲》,画里的农民父亲形象强调了真实的面貌,该画最终以最高投票获得当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据了解,罗森所拥有的这家餐厅,是纽约最顶级奢华的餐厅之一,这幅幕布作品挂在一个走廊中,这条走廊就被命名为毕加索走廊,由美国著名建筑设计师菲利普约翰逊设计,风格十分当代。

有无是辩证的,谢海的绘画追求,践行着这有无的辩证之美:

你之前在歌舞团从事舞台美术,你的水粉画《暮归》曾获广东省美术作品优秀奖。从戏剧舞台走下来,一个华丽的转身,在油画创作领域,你的作品《啊,海南》入选中国职工画展,获海南省一等奖;油画《五月黎寨》、《海韵》分别被德国、韩国艺术家收藏;油画《红军粮》获海南省银奖;油画《告别茅草屋》获全国群星画展优秀奖;油画《从未见过》获首届全国职工书画展入选奖;油画《绿韵》入选让世界充满绿全国书画联展;油画《黄金海滩》入选第三届全国油画展;油画《热土阳光》入选全国第十七次新人新作展;油画《黎寨的傍晚》获全国第二届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 优秀奖;油画《野菠萝》获海南省银奖;出版个人油画专辑《周铁利油画集》,并 多次在北京、海口、新加坡举办个人油画展;你是第一位走进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中国电视美展 栏目的艺术家。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摄制电视专题片《油画家---周铁利》、《生命礼赞》多次在全国播出。你是如何把握和实践这种新的创作理念的?在艺术之路上,你是契而不舍的跋涉者,听说你从80年代到现在的30年的时间里,创作了三个系列的作品?

这件事情几乎惊动了所有美国著名媒体,此外,消息传出后,艺术专业的学生、历史爱好者和游客们纷纷跑来瞻仰这幅作品。对此,布林认为,这并不意外,她更语带讽刺地说:对大多数人而言,如果美国最大的毕加索作品挂在他们自己的大厦中,他们会非常开心的。(任宏伟 综合)

水墨有无间,山色有无间,花影有无间,而至心象有无间。

周铁利往我杯里添茶,我下乡返城后在县歌舞团做舞美,那时候大多是画水彩幕景,舞美可不是简单的画画海报和幕景,舞台美术是舞台布景、灯光、服装、化妆、绘景、道具等的综合设计 ,这些功能都是为了创造剧情所需的情调和气氛来服务的。非常感恩那段工作经历,它启发我的创造力,锻炼了我的动手能力。看得出来你很喜欢画画,这么跟你说吧:水彩画的特点就其本身而言具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画面大多具有通透的视觉感觉;二是绘画过程中水的流动性。颜料的透明性使水彩画产生一种明澈的表面效果,水彩画颜色很浅,覆盖力弱,多用于画风景画。油画主要在制作过底子的布、纸、木板等材料上塑造艺术形象的绘画,色彩层次和光泽度比较丰富,画面干燥后,能长期保持光泽。作为一种艺术语言,油画包括色彩、明暗、线条、肌理、笔触、质感、光感、空间、构图等多项造型因素,油画技法的作用在于将各项造型因素综合地或侧重单项地体现出来。不过,一切艺术都是相通的,油画和水粉的画法差不多,只是材料的不同而已。它们的共性就是由浅到深地先抓基本调子,包括由浅到深的明暗关系与色彩倾向,不能看一点画一点,须有整体观念。

新闻链接

2013年7月2629日于闻德斋

在海南大学艺术系,我就以极大的精力都投入到对油画艺术的追求和探索,经过三五年的时间,就创作了一系列的油画作品。

《Le Tricorne》价值在哪

作者简介:

那是你的海南黎族风情系列,记得有一张画舂米舞中千姿百态的妇女, 它体现了一种美 --劳动者的美。

《裸体、绿叶和半身像》,拍卖价1.065亿美元;《手拿烟斗的男孩》,拍卖价1.04亿美元。这是毕加索画作中最昂贵的两幅。而《Le Tricorne》在2008年估价只有160万美元,可是这样一幅作品,为什么能够在四季餐厅一挂就是55年?《Le Tricorne》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毕加索的作品,它是为当时一台新古典主义芭蕾舞剧《Le Tri-corne》创作的,这是关于西班牙民间传说的舞剧,毕加索为这台芭蕾舞剧设计了布景和服饰,其作品隐约可见毕加索立体派时期的艺术元素。许多人认为,毕加索的《Le Tricorne》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舞台作品之一。但这幅毕加索的作品,并未悬挂在博物馆内,它的主人一开始将其当成废旧物,还差点扔掉。而约翰理查德森,毕加索传记的作者认为,这幅作品代表着毕加索在戏剧上的成就,是珍贵的遗物。

王十月,一级作家。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人民文学奖获得者。

是的,画完了这批少数民族系列以后,我把重心转移到大海的情怀这个系列中。我用三年时间来完成了这个系列。这个系列有一幅画《黄金海滩》入选第三届全国油画展。

2003年,周铁利在绘画风格上已经进入成熟期,他开始创造他艺术生命的第三乐章热带植物系列,这个系列的创作奠定了他在中国油画界崭新的地位。2006年9月17日晚8点阳光卫视节日播出海南油画家周铁利《热带植物系列》油画专题片。

从舞美到画家,二者应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在热带植物这个系列中,我看到你匠心独运的一面:强烈的暖色调更加强我们对热带阳光的温暖感受,我们感受到热带植物的生命质感,我们感受到你在控制笔触的动势上的功力;细致的笔法描绘,把光色的真实形态表现出来。这一系列中印象画派的特征更加成熟,也许得益于你的舞美经验,我看出你的色感的理解非常好。

黑格尔曾经说过:没有想象就没有艺术。 艺术不是生活毫不走样的复制,画家在构图、设色、人物等场面的处理上,是有自己思想的。在这个系列里面的作品《生命的礼赞》中,为了表现榕树的苍老,我借鉴了中国画的泼墨的写意技法,整个基调我是以泼墨为主,把油彩泼了以后,我就在画面上,用了比较古黄的颜色来表现,尽量把叶子藏在里面,既丰富了画面的艺术语言,同时摸索出一条独特的创作技法;在《野菠萝》中,我强调了一种黄调子,金黄的调子,这个暖热的色调体现了一个精神品格,一个顽强的生命力,还有蓬勃发展向上的一种精神境界,还有热带植物强大的生存能力极富有生命激情的特性。主要是想歌颂它、赞扬它,赞美它。

谈起他的画作,画家的表情灿烂了起来。

任何艺术都来自于生活真实。但生活真实不等于艺术真实。生活真实是自然形态的、纯客观的东西,而艺术的真实,不是生活的真实复制。艺术真实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比如李白的诗歌,丰富的联想,极度的夸张,组成了他诗歌艺术的独特风格。应该说在艺术范畴内的艺术真实性,是指真实生活的广义体现。 能否从生活真实达到艺术真实,取决于艺术家是否具有进步的思想、丰富的生活阅历和娴熟的艺术技巧。可以说周铁利在造型能力上,在构图上,在色彩上,在思想上,他是进行了全方位的探索,他的艺术创造是具有革新和进步意义的。比如他在对光与色的表现上丰富了绘画的表现技巧,他将捕捉光和色彩的瞬间印象,分成碎块的色彩去表现物象,一方面传达出自然景物的动感,另一方面提高了色彩的纯度和画面的亮度,使画面出现不寻常的新鲜生动的感觉,揭示了大自然的丰富灿烂景象,他眼中的自然景物已被孕化为一种诗性的审美情怀,并加以诗意的提炼和升华,赋予他的作品一种美的质感和浓郁的诗意,增加了作品的艺术魅力。

2008年11月1日下午两点,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厅, 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中国电视美展》栏目开播仪式暨《生命阳光》周铁利油画展,中国美术馆副馆长杨炳延、《美术》杂志主编尚辉、著名美术评论家陈醉、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等艺术家前来祝贺并参与节目录制。周铁利成为第一位走进书画频道中国电视美展 第一期开播栏目的艺术家。他的海南热带雨林植物系列油画,被著名美术评论家尚辉誉为中国油画本土化的一个热带地标,被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席马洪増称为是中国油画界近年来绽放的一簇艺术奇葩。

看您的画,有一种感觉,一种崭新的艺术创作力、视觉冲击力扑面而来,绮丽的色彩,诗化的意境,特写似的构图,黄灿灿阳光下各种热带植物蓬勃生长,纯黄、纯绿、纯红的色彩搭配,第一直觉是两个字漂亮!尚辉(著名美术评论家《美术》杂志主编)对您的作品评价很高。我给您念一段话:周铁利是海南本土画家,他弥补了中国油画本土化在表现海南地域审美特征上的一个空白。这是中国油画本土化的一个热带地标。这是来自美术界权威人士的对您作品的评价,展望未来,您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周铁利站起身来到一幅尚未完成的大幅画作《乡村集市》前,这是他的另一个新的系列画作《乡村系列》之一,他在为参加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做准备。绘画是求得心灵的自在,无须争比,争比只能使得人心浮躁。我用艺术的眼光追求理想美的创造,在创作中,更重视对生活美的发现。我用绘画语言来诉说对生命的感动,对天地万物的感恩,对自然界最质朴的情感,我把对家乡的这份深情融入进来,努力诠释生命的真谛。仙人掌、野菠萝、菠萝蜜、木瓜树、芭蕉叶等等这些原本普普通通的植物、蔬果;包括蓝天白云,海浪、礁石,自然界是我创作的源泉和动力。30多年来,我从海南西南部的乐东县城一步一步向前,我的作品走向省城,走向北京,走向香港、新加坡。海南有待发掘的美还很多很多,现在,海南将建设成为国际旅游岛,作为一个本土专职画家,我有责任把家乡的美用我的画笔展现出来,展现给全世界热爱海南的人们。如果我的画能让更多的人们认识海南、了解海南、爱上海南,我想,这才是我的责任和担当。

黄鹤馨

2014年12月29日

注:此文发表于《企业报道》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