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居寀画荷偏重于墨线与墨染造型的笔法展现,又称《苏慈墓志》、《苏使君墓志》等

作者:书法    发布时间:2020-02-08 21:11     浏览次数 :

[返回]

《苏孝慈墓志》,全称《大隋使持节大将军工兵二部尚书司农太府卿太子左右卫率右庶子洪吉江虔饶袁抚七州诸军事洪州总管安平安公故苏使君之墓志铭》,又称《苏慈墓志》、《苏使君墓志》等。刻于隋仁寿三年(六〇三)。墓志正方形,边长八十三厘米,三十七行,行三十七字。清光绪十四年(一八八八)夏出土于陕西省蒲城县。原石现存陕西蒲城县博物馆。

“闻道梅花圻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冬天的时节,又见梅花朵朵绽放,不由得把目光转向了一幅古画,名为《梅花图》。虽说冬季是个萧杀的季节,若是与寒冬腊月的一枝梅相遇,那心中的温暖与明朗是可想而知的。

蔡茂友,1963年出生于江西九江瑞昌市。1982年于瑞昌二中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书法师从启功先生和秦永龙老师,绘画拜崔如琢先生为师。蔡茂友提出了“墨分千层”的艺术观点,并独创了“墨分千层”的水墨画法。

碑文评价

此图为立轴,纸本,墨笔,纵111.3厘米、横50.2厘米,现收藏于上海博物馆。总是以为,这幅图有万分惊艳的感觉,不是吗?梅枝的出俏太有创意了,较为粗大的梅枝,从左侧伸出到正中,笔锋又悄悄然地回收到左,一个轻灵灵的笔锋弧形呀,将俏丽的梅枝伸上了天空,上接苍穹,下连山崖,好一幅冷峻的梅花图。

他的水墨荷花多为洁白,源自唐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称颂,到宋周敦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的赞美,尤其是“香远溢清,亭亭茎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赞美,其圣洁、宁静、清贵的形象呼之欲出。

此墓志楷法成熟而工整,方中带圆,字体又小,兼有南帖之绵丽和北碑之峻整,集秀丽与雄劲于一身,由此可见,唐代的楷书在隋时已定下根基,风格和欧体相近,章法整齐,结体平正。书法结字谨严,用笔劲利,神采飞动,是隋代书法的代表作,是唐代欧阳询一派楷法的先驱。由于墓志出土较晚,还以字迹清晰完好而著称,成为学习书法最佳范本,历来为人们所重。

画家通过刚毅的梅枝与绽放的梅花,生动地展现出了梅花不畏寒,梅花品格高的大美意境。细细看那小枝的朵朵梅,也是清秀至极,含情脉脉的,从小枝到中枝,再到大枝的华丽转身,宏伟壮丽的景观就在眼前,从那深沉,坚毅的红梅枝条中,深深地感受,这是一枝来自悬崖峭壁的梅,这也是一枝来自冰天雪地的梅。粗枝条以淡墨为主体,再配以浓墨渲染着主枝条,让红梅枝条倍添了一份生气与刚强。画中的主干梅与旁发小枝的处理也是相得益彰的,如右侧旁发直枝呼应着左侧的小枝,而上空小枝的末梢又呼应着右中侧的小枝,这样看起来,梅花的结构和布局非常合理,小朵梅花点点缀缀,清清瘦瘦,宛如一串清脆动听的音符,瞬间回旋在悬崖峭壁之上。曾记得诗人陆游写过“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与不似都奇艳”的梅花绝句,这可真是绝了。画家汪士慎笔下的梅花,岂管它似雪不似雪,总是奇艳无比的,该幅图的结构饱满,留白适中,主枝与梅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墨色浓淡相宜,粗中有细,细中有神,梅枝线条清秀流畅,焕发出中国梅花入画的强烈艺术生命力。

他画荷,充分发挥自己在书法方面创作的优势,并研究在“写与画”两种艺术创作形式进行互相转换,虽然它不表现具体的图像,但在写的过程中所留下的看似抽象的线条与图形本来就是“具万象于一象”的,它那点线面之间的各种组合关系,构成了各具形态,继而具有绘画的特征。他以书法之笔写荷枝出撇叶,绘偃仰起伏、前后穿插之态,有条不紊地表现出荷花在清风中飘举摇曳的情状,尤其叶梢提笔一转,将风荷潇洒婆娑尽现纸上,由此可见,他的水墨荷花与其书法具有同样的美学风格,这是蔡茂友画荷的显著特征。

清·毛枝凤在《关中金石文字存逸考》卷九评曰:“楷法精健绝伦,实为佳刻。盖隋人楷 法,集魏齐之大成、开虞之先路,其沉着痛快处,有唐人所不能到者。”

汪士慎(1686年至1759年),清代著名画家,他也是书法家,还是有名的“扬州八怪”之一。汪士慎书法皆好,作画梅花也是神腴气清,墨淡趣足。尤以画水仙、画梅花清妙绝伦。他的梅花,与高翔的梅花都是那种笔画简约、梅风清瘦、惜墨淡墨之风格。汪士慎五十四岁左眼病盲,单眼仍能画梅,“尚留一目看花梢”的白文印,是汪士慎一生挚爱艺术,画意梅花的真实写照。到了六十七岁的时候,他的双目完全失明了,依旧操笔写狂草大字,一个人走到“画梅乞米”的地步,可想而知,这位古代画家、书法家的一生坎坷与艰辛多多。心中有梅的汪士慎,在他的珍贵《梅花图》中,每一朵梅花都被刻画得入木三分,每一根枝条都刚劲有力,一枝笔墨相宜的梅花更显出画家冷傲孤芳的生命气质。

黄居寀 cǎi (933年-993年后)〔五代〕字伯鸾,成都(今属四川)人,五代十国名画家黄筌季子。擅绘花竹禽鸟,精于勾勒,用笔劲挺工稳,填彩浓厚华丽,其园竹翎毛形象逼真,妙得自然;怪石山水超过乃父,与父同仕后蜀,为翰林待诏。尝合作殿廷墙壁,宫闱屏幛,不可胜记。在圣兴寺画有《龙水》《天台山》《水石》等壁画。《宣和画谱》著录其作品有《春山图》《春岸飞花图》《桃花山鹧图》等332件。

清·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评此碑曰:“《苏慈碑》以光绪十三出土,初入人间,辄得盛名。以其端整妍美,足为干禄之资,而笔画完好,较屡翻之欧碑易学。”

金沙官网,《梅花图》之所以流芳百世,是因它独特的诗画境界与笔墨意趣,无论是繁枝与疏枝,密蕊与瘦朵,都透露出一股孤傲与冷竣,画家最后的结局令人叹息,双目失明让他无法继续创作,晚年的生活孤寂贫困,好在他的一生如梅一样的清淡,记得他的英魂,化为梅花一样的清香,随风而去。观《梅花图》,心中感慨万分,梅是有风骨的植物,人也是一样,坚守一生的风骨,如同画家汪士慎一样,他的一生胸怀梅花,死后留下的佳作亦让后人久久回味无穷。

黄居寀画荷工整,画中的荷叶枯黄斑驳,半浸于水中,一只蟹挥螯伏于叶上。荷叶用淡墨描绘,叶筋、斑纹及莛上的小刺都工整画之,蟹的用笔缜密,造型严谨。此作画面意境生动,淡雅空潆,刻画细致,质感丰厚,一展黄氏荷韵。黄居寀画荷偏重于墨线与墨染造型的笔法表现。这其中涉及重墨、运笔造型之道等问题,典型面貌倾向工笔之类,讲求用墨之功、笔法之道、造型之细致。此作原载《烟云集绘册》(《石渠宝笈续编》著录)。无款,签题黄居寀作。居寀为筌子。

此墓志之主要著录有:清毛凤枝《关中金石文字存逸考》,近代徐树均《宝鸭斋题跋》、罗振玉《雪堂金石文字跋尾》、吴鼎昌《慕汲轩志石文录续编》、方若《校碑随笔》,现代赵万里《汉魏南北朝墓志集释》、张彦生《善本碑帖录》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文物研究

大隋使持节大将军工兵二部尚书司农太府卿太子左右卫率右庶子洪吉江虔饶袁抚七州诸军事洪州总管安平安公故蘇使君之墓志铭

公讳慈,字孝慈,其先扶风人也。九曲灵长,河流出积石之下;十城侧厚,玉英产崐仑之上,故地称陆海之奥,山谓近天之高。秀异降生,岐嶷继体。祖树仁,黑城镇主。父武,西魏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兖云二州刺史、平遥郡开国公,赠绥银延三州刺史。时魏氏秦赵将分,东西竞峙。公王父、显考,立事建功,庇大造於生民,奖元勋於王室。福延後嗣,以至於公。公承亲之道,孜孜先色;奉主之义,謇謇忘私。宽仁笃行之风,彰於弱掺;成务理物之志,表於壮年。後魏初,起家右侍中士。三年,加旷野将军。周明革运,授中侍上士。天和二年,授右侍上士。四年,授都督,充使聘齐。五年,治大都督,领前侍兵。六年,授正大都督,仍领前侍兵。公久劳禁卫,频掌亲兵。慕典军之慎密,似秺侯之纯孝。其年,重出聘齐,受天子之命,问诸侯之俗。延誉而出周境,陈诗而察齐风。还授宣纳上士。王言近纳,帝命攸宣。咫尺当扆之尊,涣汗如纶之重。七年,授左勋卫都上士。建德元年,授夏官府都上士、治中义都上士。九府分职,六官联事。公遍历兼治,庶积咸举。四年,授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领骨附禁兵。台司之仪,功高东汉;车骑之将,名驰朔漠。其年,改领左侍伯禁兵。五年,周武帝治兵关陇,问罪漳邺。发西山制胜之众,挫东赢乞活之军。一鼓而穷巢穴,三驱而解罗纲。公潜禀神筭,内沃皇心。惎帷幄之谋,董权劲之卒。欲渡河北,汉光与邓禹计同;将涉江南,晋武共张华意合。及伪徒平殄,齐相阿那肱巳下朝士数百人,公受诏慰纳,并率所领影援高隆之兵,还授开府仪同大将军,封瀛州文安县开国公,邑一千五百户。开幕府而署贤,垂徽章而发号。峻 田井之赋,展车服之容。宣政元年,授前侍伯中大夫。其年授右侍伯中大夫。其年周宣帝授右少司卫中大夫。大象元年,授司卫上大夫。二年周靖,授工部中大夫。开皇元年,诏授太府卿,其年改封泽州安平郡开国公,寻转司农卿。逢舜日之光华,睹汉官之克复。国渊天府,粟衍泉流。自非物望时材,何以当斯重寄。二年,诏授兵部尚书,其年兼授太子右卫率。四年,诏知漕渠?副监事,七年,兼右庶子,寻改授太子左卫率。喉唇治本,元凯抠端;领袖宫僚,股肱储卫。八年,判工部尚书,其年又判民部、刑部尚书。十二年,授工部尚书,其年授大将军,卫率封如故。十八年,以君王官积,岁承明倦。谒出内之宜,刺举佥允,授浙州诸军事、浙州刺史,大将军封如故。政平讼理,威申泽被。仁寿元年,迁授使持节总管吉江虔饶袁抚七州诸军事、洪州刺史。行清明之化,播信顺之规。吏畏之如神明,民归之若江海。时桂部侵扰,友川拥据。诏授公交州道行军总管。方弘九伐,遽絷千里。遘疾薨于州治,春秋六十有四。粤以三年岁次癸亥三月癸卯朔七日己酉归葬于同州莲芳县崇德乡乐邑里之山,谥曰安公,礼也。公树德为基,立言成训。扬清以激浊,行古而 居今。韬难测之资,蕴莫窥之量,存善无际,殁爱不忘,可谓具美君子矣。先远协吉厚夜戒期。祖奠迎晨,徂芳送节。茫茫原野,前後相悲;冉冉春冬,荣枯递及。世子会昌等,终身茹酷,毕世衔哀。感静树於寒泉,托沈铭於幽石。文曰:

岳峻基厚,流清源洁。动静无滞,方圆有折。举直平心,连从掉舌。独悲魏禅,终存汉节。骏发克昌,申甫贞祥。作镇忧国,隼集鹰扬。迁都尊主,?辅龙驤。诞厥令胤,传兹义方。一毛五色,一日千里。堤封绝际,波澜莫涘。天经至极,人伦终始。优学登朝,飞英擅美。钩陈奕奕,陆卫森森。戎章重绾,侯服再廞。端储率校,掌庚司金。五曹遍历,二部频临。洛泝江风,驰雨布去。叹其早来,歌其暮除。恶伐林,求贤开路。二岭行涉,五溪将渡。阅世俄尽,观生易终。泛舟川逝,推毂途穷。松阡暗日,柳驾摇风。郇戈楚鼎,盛迹元功。

注:此志出土后,即由知县张荣升在第二十一行“文曰”的“曰”字之下加刻跋文二行;此后跋文又被人凿去,在整纸拓本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凿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