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显在法国、日本先后有两段博士后进修经历,深井微改造通过

作者:书法    发布时间:2020-01-25 05:33     浏览次数 :

[返回]

【新快报】半年学成汉语 他们爱上了中国 首期“一带一路”国际职业汉语示范班结业,56名中企外籍职员载歌载舞秀成绩

【新快报】广州第一个自下而上、公众参与的古村微改造:“深井实验”或成广东古村活化标杆

【南方都市报】中大30岁博导研究物理也研究甲骨文




稿件来源:新快报2018-01-21第A03版 | 作者:王娟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8-01-22 | 阅读次数:

稿件来源:新快报2017-11-07第A09、A10版 | 作者:何姗 黄婷 莫冠婷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7-11-09 | 阅读次数:

稿件来源:南方都市报2017-09-09第AA20版 | 作者:王琦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7-09-11 | 阅读次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对不起,我的中文不太好……”“没关系,我还要跟你当朋友……”昨天,来自首期“一带一路”国际职业汉语示范班的国际学员,用自编自演的情景音乐剧、相声等节目,展示了自己6个月以来学习汉语的成果。 一带一路,汉语铺路。据了解,这是全国首次有针对性地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资企业的外籍员工进行职业汉语培训。首期示范班的56名学员分别来自32个国家的中资企业,通过6个月的学习,“零基础”的他们不仅学会了“中国话”,还成为了可用汉语工作的实用人才。班主任刘亚男在结业仪式上透露,首届结业班上,有超过八成的学员成绩为“优秀”。他们回国后,多数能胜任中资企业和商务机构与路桥、高铁等相关职业的管理工作。 使用云平台 教和学都可在“云”上进行 “在开班仅仅两个月的时候,他们已经能用汉语进行基本的日常对话,这让我们都有些意外。”项目总负责人、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李炜介绍,首期示范班实现了内容设计及教学实践等多个方面的实践和探索,成功地开创了以“沉浸式”教学为特色,线上学习与线下学习相结合的教学模式。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除了课堂训练以外,学员们还有近50%的学习是融入到课外生活中的,如将食堂用餐、娱乐活动等都变成生动的训练课堂,通过对所学习的内容进行大量的操练和扩展训练,充分掌握并运用所学内容;而线上与线下相结合指的是课堂教学与课下“云平台”的使用相结合。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首期示范班师生是“云平台”第一批使用者,学员可以在平台上选择课程、预习、复习、提交作业(作业形式可以是文档、图片,也可以是音频、视频文件)、测试等,任课教师可以在平台上开设课程、上传课件、批改作业、点名、组织讨论等,平台系统会为每一位学员提供智能的学习情况分析,任课教师可以根据学员的学习情况适当调整授课内容,学员也可根据自己的成绩和学习情况调整自己的学习重点,真正做到“线上与线下相结合”。 学习中国功夫书法剪纸 还共度中秋  中文歌曲、相声表演、中国舞蹈……结业仪式上,不少学员上台献艺,赢得阵阵掌声。 李炜介绍,这与具有“中国特色”的课程设置分不开。他认为,有“中国文化认同”是学好汉语的一个重要前提,也有益于双语人才做双赢和互利的事情,因此在课堂和课下都安排了很多不同的文化体验活动。 课程设置方面,既有中国功夫、书法及剪纸、编织等民间艺术体验课,也有课下组织的学生实地体验中国的茶艺文化,组织共度中秋节等活动,体验中国的传统节日。此外,老师们还注重通过教学关系中的中国“交心式沟通”和相处方式来传递中国的文化基因。因特殊原因中途提前回国的肯尼亚学员李娜,走之前依依不舍,与老师和同学洒泪而别,表示希望有机会还能继续回来学习汉语。她对班主任刘亚男老师说,两个月以来在这里经历的一切,都将是她人生中最棒的记忆,她由此爱上汉语、爱上中国。昨日的结业典礼上,许多同学也都表示,他们同样通过这半年的学习,爱上了汉语、爱上了中国文化、爱上了中国。 原文链接:epaper.xkb.com.cn/view/1099465

  这里曾是明清时期中西通商交往的重要门户,是清政府“一口通商”时期的“法国人岛”——外国商人的居住地,也曾是1922年陈炯明叛变、孙中山乘坐“永丰舰”脱困的地方,但也是广州的贫穷村。去年10月开始,一群一群的大学生、年轻人走进这个安静的古村,他们走访村民、做设计、开影展;和村民们一起吃龙船饭、开茶话会、咨询会,还租下了一间民居做工作室,当起了长住的深井人——既不是政府大包大揽,也没有交给开发商,正是以这样一种与别不同的方式,被称作“深井实验”的深井古村微改造悄然启动,这也是广州第一个采取自下而上、公众参与方式实施的微改造。  微改造核心:多主体参与,自我更新  活化利用约300间空置物业,改善环境  有700年历史的深井村是广东省第一批传统村落。  深井以它的古朴宁静吸引着都市人,48处文物、历史建筑、传统风貌建筑、还有众多未列入保护名录的明清祠堂、古民居遍布老街深巷之中,还有远近闻名的“深井烧鹅”、“深井霸王花汤”等特产……但老房子不少已衰败、空置成危房,大门深锁。目前全村有空置的房子282栋,占全村的20%,而与邻近的小洲村、黄埔古村相比,深井还是养在深闺人不识。作为保护村落,深井不能像别的城中村一样卖地大拆大建,村民多靠出租田地与房子度日,人均分红一年不到1000元,不到石牌村的1/10。  深井村的现状是绝大多数古村的缩影:历史文化遗存未得到保护与利用,资源优势未转化成产业优势,如何解决古村保护与发展的矛盾?如何通过古村活化令村民过上富裕美好新生活?这是全国古村活化都面对的难题,也是这次微改造的目标。这意味着微改造不仅仅是整治一下路面墙面、改造一下给排水消防等基础设施这么简单。  “这么好的文化,没有很好发展起来。我们要发扬、推广它的传统文化,把文创产业引进来,这不是一个建设项目,不是要建一批新东西,不是要拆掉什么,要靠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以及居民还有政府的协商和合作,微改造是有很多主体参与,是自我更新,这才是微改造的核心。”深井微改造项目负责人、中山大学李郇教授说道。  李郇曾以自下而上、公众参与的方式改造厦门曾厝垵而知名,公众参与可使相关的利益群体充分表达自己的诉求,协商共治,实现社会公正,激发社会活力,重构社会关系。随着经济发展转型、城市更新时代的到来、城市治理注重以人为本,社区参与式规划正成为国内规划实践的热点与趋势。《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也提出:“引导、激励相关利益主体积极参与改造,实现利益共享共赢”。  广州市城市更新局、黄埔区城市更新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在考察了曾厝垵等地后认为,深井村不能拆除重建一次性开发,而是注重人居与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过去自上而下的“蓝图式”规划方式无法适应。深井没有别的路可走,可以尝试自下而上、多方参与、共商共建共享、多渠道筹资的“工作坊”方式引导改造。  “希望能将差不多300间空置的物业改造,活化利用好这些资源,才有东西给外面的人看,才可以去创收。盘活之后,经济效益增加,村民也可以增加收入。还有就是搞好环境,整治好路面,解决好交通堵塞。”村委副书记、村微改造工作组组长凌志鸿表达了这样的愿望。  三大活动公示、征求村民意见  最关心保护利用好老房子  2016年4月,在黄埔区更新局支持、长洲街道、深井村委领导下,由中山大学、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广州市衡信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广东城印城市更新研究院作为第三方技术团队组成了深井工作坊。  深井村改造是以街道、深井村经联社为实施主体,村民享有决策权,从规划初期就参与改造,表达自身的利益诉求,为方便与村民沟通协商,工作坊租下了丛桂坊8号为工作室,天天开门,让村民自由出入。  根据《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第二十五条:城市更新片区策划方案应当按照有关技术规范制定,并应当按程序进行公示、征求意见和组织专家论证。  除了日常沟通,工作坊在制定片区策划方案过程中通过三次活动、两周例会制度来听取村民意见、协商解决问题。  最重要的一次征询意见活动是2017年5月12日,在肖兰凌公祠举行深井微改造策划方案公示讨论会,全村14个经济社的社长及村民代表都来了,大家最关心的是祠堂、古民居,都希望保护好这些老房子,但因为没钱修,或者不知道怎么修,这些老宅都荒废下来。“怎么能够有人来出钱修?”“怎么用起来?”“怎么运营?”“怎么让外面来的人多留一天?”  另一个大家关心的是停车,好几个社长都提出因为停车位不够乱停车的问题,希望能设置停车场、集中管理。  在此之前,工作坊也有两次面向全体村民的咨询活动:  2017年4月8日,在深井大飞岗荷花池戏台前,中大城市规划系的学生展出深井改造的规划设计作业,向村民介绍宣传微改造,并征集村民的愿景与意见,路过的村民都纷纷在展板上贴上写着自己愿望的小纸片。这一天收到的意见有122条,涉及社区发展、社区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社区管理五个方面。  一位抱着孩子的妈妈指着旁边的一片小树林说:“那里的运动器械比较旧了,地面又是硬地,怕孩子摔了不安全,可以参考附近的中山公园的儿童乐园,类似塑胶粒的地面,孩子摔下去也不怕疼。”这个提议得到一群妈妈、奶奶们的附和。  第二天,即4月9日,工作坊在肖兰凌公祠举办了面向村民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我们一起来聊聊深井”茶话会,请来了熟知深井村历史的深井小学老校长、古宅愚园的主人、新深井人埔衣坊青草阿姨、长洲社工小朱姐姐等人。  村民们的意见都集中在如何传承深井的历史文化与传统工艺——  老校长凌叔建议按照传统把现在的大戏台改名叫“社稷堂”:“我们要传承祖辈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不要让这些东西遗失掉。”  新村民青草阿姨特别提到:“深井古村原住民的妈妈们,有非常多的手艺,可是她们原先在纺织类、手工类的行当,由于机器大生产而消失,妈妈们已经没有工作了。她们有多年的传承,为什么不召集起来,让她们能够获得更好的创业项目?”她还提醒要注意传统文化的口述历史记载。  两周例会有区更新局、长洲街道、村委代表、村民代表参加,重在沟通村民的需求与古村改造项目的落实。  “每一个方案都会跟你们一个个来讨论的,最后决定权在村民。”在一次例会上,李郇讨论一栋古建活化的用途时说道。  凌志鸿认同道:“村民肯定要接受的,村民接受不了,修完了没意义的。”  李郇还强调:“村民一定要在村里面,别觉得把房子租出去就算了,我们不希望深井村最后没有村民了。村民在这个地方,收入水平又提高了,这个才是最难做的。”  村民与工作坊共识:深井将成文创基地、慢生活岛  对于村民们的意见,工作坊都一一落实在策划方案中:  前山凌公祠已经开始修缮,首批村民或经济社的老宅也将由政府修缮,用作社区图书馆、博物馆等,为今后大批古民居的活化利用作示范;飞扬阁将活化利用为社区营造工作室和村史、村文化展示室;将建设入岛即停的停车场,外来人与村民通过穿梭巴士接驳进村;挖掘在“深井多留一天”的慢岛体验内容,如手工艺教育体验活动等。建设儿童公园的建议被优先列入首期三大节点的改造计划中,用旧物废料改造一个环境教育儿童乐园。  通过多次活动沟通协商,工作坊与村民们都形成了共识:要保持深井岛安静、宁静、平静的文化氛围,挖掘利用好深井的历史文化资源、山水农地生态资源、毗邻大学城的人才资源,未来的深井不是一个旅游区,而是创意产品研发、教育讲学为主导的“大学生文创基地”、休闲体验为辅的“慢生活岛”。  一座清光绪年间的祠堂,一度荒废,如今成了深井村最有生气的地方,有时是新老村民们座谈开会的地方;有时是创业的年轻人路演竞赛的赛场;有时是大学生们讨论地铁站墙面艺术设计的工作坊;有时是妈妈们学习手缝旗袍、盘扣的课堂;有时是规划师们培训的教室;有时还是文创产品的市集。这里也是村民、外来访客认识、见证深井变化的地方——肖兰凌公祠是深井古村活化的第一个样板,现在还向企业、个人免费开放使用,不论是村民还是外来者,每一个广州市民都可以参与深井正在开展的微改造。  系列社会活动聚人气, 打开知名度  “我们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所有人都可以加入进来。肯定不是只面对村民。政府、村民、游客、设计师、投资商、运营商……只要你愿意来,使用者、消费者、市民都是参与方。”深井工作坊的负责人之一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区域规划设计所副所长吴军这样解释深井微改造公众参与的主体。  深井微改造不是由开发商一次性完成的建设项目,是渐进式的自我更新与持续运营,要挖掘利用好自身的资源,也要引入文创、休闲产业,提高村民收入。它依靠的不仅是政府对基础设施、公共空间的建设,还有村民、社会多方对产业的投入、参与、经营。  因此,工作坊在编制策划方案的同时,也以一系列的社会活动来聚人气,吸引外来消费者、创业者、投资者,扩大知名度,培育市场动力。  文创产业的主力军、消费者——邻近大学城的大学生成了工作坊首先瞄准的人群,2017年3月,宁静的古村来了300多名大学生,带着工作坊的问卷,他们展开了三个周末的“齐影齐行深井村探访活动”:  “你心中的深井是什么样子?”  “如果深井村发展起来,你希望在深井做什么?”  “你觉得深井哪些方面可以发展得更好”  同学们交来的246份问卷,描画了他们对深井微改造的愿景:  最喜欢在古村欣赏建筑、探索村落、了解历史,也想在这里看展览、买创意产品;宗祠与古宅可以利用得更好、要做好标识系统、形成慢行交通体系……  大学生们还踊跃参加工作坊的摄影征文比赛,深井村的老宅、窄巷、古树、荷塘、纯朴的村民……都通过大学生们的多个微信公众号向外界传播着深井藏在深闺的美。  老房子活化利用创投竞赛吸引创业者  工作坊不仅通过活动吸引深井村未来的创业者、消费者,还面向社会发起了一个老房子的活化利用创投竞赛,以期引入创业者、运营者,更希望为古村活化导入新思维,以此为示范,激活、带动村民改造活化村里空置的约300个老房子。  2017年6月4日,三支由80、90后年轻人组成的创投团队,通过烧鹅咖啡馆、民宿公益馆、胶片影像馆三个不同的活化用途角逐深井村正吉大街14号一栋民居的改造设计、商业运营。  尽管三个团队最后都没有中选,但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古村活化的理念却得到了宣传,深井村附近的民办学校华德福学校的一群妈妈也有意参与这栋民居的活化利用,正在与工作坊商谈。  发动古村手工匠人参与活化古村  除了面向外界,发现村落社群、共同参与活化古村,也是工作坊的目标。  深井村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它深厚的文化底蕴也滋养着本土与外来的手工匠人在此扎根:女红、古琴、花道、画社、书法、珠绣、根雕等是古村活化不可多得的文化资源。埔衣坊的坊主青草阿姨就曾在深井改造的茶话会上建议,要召集那些有手工艺之长的妈妈,帮助他们创业。于是,“全手缝旗袍公开实践课”、“女红盘扣制作体验”就这样张罗起来。  新村民戴飞燕来深井村一年多了,她在深井村租下了一栋房子开设自己的布衣坊。第一次看到村里的清代古民居,她激动得要流泪:“这些老房子太漂亮了,真希望自己可以住在里面。听到政府要微改造,要把这些古建筑修好,好开心啊。”  “我很关心深井古村的发展。”10月30日,她还主动跑到肖兰凌公祠,认真听深井村微改造策划方案的专家评审会,了解古村的发展计划。  戴飞燕有一个小小心愿:将来可以在深井村的老房子里面展示她自己设计、制作的汉服。  上下联动,多方参与,形成广州首个社会治理式微改造  经过近一年多的驻扎、调研、沟通、协商、组织活动,从地方政府、新老村民、村委社队、设计团队到大学生、创客、广州市民,深井微改造通过“上下联动、多方参与”,形成了广州市首个社会治理微改造模式,近期,历史径沿线三大节点歧西坊愚园、安来街区、荷花池将率先启动改造,包括古建活化利用、外墙艺术化改造;建立大学城——深井——长洲慢行系统。未来有一天,当你走进深井,你也会成为古村活化的参与者。  村民:“我们这里穷,穷则思变。我希望可以做个榜样。”  古村活化最重要的参与者还是村民,村民既是微改造的决策主体,又因为将近90%的空置房子都是村民的私宅,因此,他们不仅要为微改造提意见、出主意,最关键的是,他们要愿意拿出自己的物业来修缮改造。  “建房子出租和微改造,哪个更有经济价值,我们要做一些示范点让村民看看,必须要有实际效果,让大家看到原来微改造可以这么漂亮,可以有这样的效益,才可以推动。”村委副书记、微改造工作组组长凌志鸿说。  深井村村民凌罕毅第一个主动拿出祖宅、一栋清末的古民居交给政府修缮,并用作社区图书馆。  这栋房子就在肖兰凌公祠附近的德星里二号,由于年久失修,已空置了几年,但青砖墙和精美的砖雕仍保存完好。  “我的祖上是同治年代的二品大员,这个房子是我们家族第三代、我外公留下的,我们家在深井有好几栋房子。”凌罕毅在广州城里行医,却独爱家乡的古朴宁静、空气清新,常住深井。他回忆起儿时“家里的祖辈都住在这里,我小时候也常常在这里玩耍。”  对古村、老宅有着深厚的感情,当初家里的兄弟想将这老房子拆掉重建时,凌罕毅极力反对,“这个屋子有历史价值,如果拆掉了,有可能是捡到芝麻,丢了西瓜。不能只看现在的利益,老房子更在于文化价值。如果将房子拆掉,就是文化毁灭。”  凌罕毅本来就打算修缮祖屋,却因暂时筹不到钱而搁置,听说政府想对村里多处古建筑进行改造活化,凌罕毅极力说服了家里人,打算无偿把使用权交给政府:  “签二十三十年约都没问题。主要是想保留这个房子,要不这个房子就倒了。亲戚说拆掉重新建,出租,但我宁愿牺牲这个价值,也要保留更大的社会价值,德星里二号的建筑风格很独特,希望保留这个房子,交给政府来修,可以让更多人看到它,作为深井村的村民,也是对社会的回报。”  凌罕毅对保护古村有更长远的眼光:“我们先辈的东西是怎样的,很多年轻人不知道,毕竟黄埔是开埠的第一乡,我希望留下这些东西,给后代去看。”  村里也有些村民想拆掉老房子多建几层出租,凌罕毅对此也很理解:“我们这里穷,穷则思变。我希望可以做个榜样,让村民看到修缮好老房子的价值,这个房子和肖兰凌公祠那一片,可以变成一个景点,有人来了,财就留下来了,如果没有文化底蕴吸引别人来,何来更好的收入呢?”  凌罕毅对古村活化有许多期盼:“希望找到古村的文化特色,吸引更多人来看这些老房子,慢慢品味历史,体验安宁的生活。我希望能够帮助到村民,自己的房子可以保护下来,也间接给村民带来收入。我知道深井村很穷,但我相信我们深井村一定会富裕起来。”  在凌罕毅的带动下,肖兰凌公祠等一些古建的业主也把物业的使用权交给政府,由政府来修缮,作公益或商业运营。工作坊相关负责人介绍,前期会由村集体与国资公司组成的管理团队统租村民物业,制定政策鼓励创业,由社会运营团队带修缮方案与运营方案竞标获得承租权与经营权,带动后期更多村民的自主更新。  原文链接:

  南都讯 “当时就是特别迫切地想要一个独立做研究的平台,加上国内对青年人才的政策扶持,我就毫不犹豫地回来了。”一年前,年仅30岁的高显加入中山大学物理与天文学院,任教授、博导。 15岁上大学,19岁大学毕业,24岁博士毕业,其中读博期间发表的论文被业内评价为国内最早用量子场论方法,严格计算宇宙极早期暴涨期间宇宙学扰动非高斯性的研究成果。之后,高显在法国、日本先后有两段博士后进修经历,进修博士后期间的一篇研究成果成为此后宇宙学模型的标准出发点,在国际学界受到极大关注,截至今年8月该论文已被引用450次。 凭借物理研究的耀眼成绩,高显获得了科学中国人2016年度人物数理化及地学领域的提名,他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近40篇,被同行引用约1500次。2016年9月,年仅30岁的高显通过中组部第十二批“千人计划”青年人才项目引进回国,加入中山大学物理与天文学院,成立了自己的研究组。 南都记者就此采访了高显教授。 南都:怎么看待自己30岁任教授、博导这件事? 高显:我的一些在法国、日本的同事,确实认为30岁当上教授,带上博士生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在国外可能需要40岁以后才能当上教授,有自己独立的研究组。但我个人没有太把年纪当回事,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特别年轻。 南都:你先后有两段博士后研究经历,在国外也会有较多机会,为什么选择回国? 高显:出国留学的想法是法国和日本对早期宇宙和引力物理研究比较深入,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对象,博士后出站之后,在国外也会有一些机会和平台,但国内的机会比国外更大,国外让你自由独立做研究的几率很小,比如在欧洲、美国,他们很多职位都是饱和的,很难有新职位给年轻人。当时就特别迫切地想要一个独立做研究的平台,加上国内对青年人才的政策扶持,我就毫不犹豫地回来了。 南都:现在带几个学生? 高显:今年2月开始带本科生的课程,新学期也安排有本科生的课程,另外今年新招了1个博士生,还有一个硕士阶段跟着我读上来的直博生,研究组目前还正在招聘一些博士后和研究学者。 南都:教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学生,有什么特别的感受?高显:我比较容易跟学生打成一片,有时候会跟他们出去吃饭、唱歌,从在国外做博士后的时候就是,有时学生比自己年纪还大一点,跟他们交流我感觉还是挺顺畅的,大家都是同龄人。 南都:你的教学风格是什么样的? 高显:比较轻松,学生在我的课上挺积极的,有时我也会插科打诨引入一些好玩的话题,私底下就会打成一片,有一次我的博士生跟我说“我不怕你”,我觉得也是因为大家都是同龄人,他就这么直接地说了,我感觉没什么。 南都:除了学术研究,你有什么兴趣爱好? 高显:我父亲是写书法的,耳濡目染之下我也一直在坚持练习书法,其他的比如摄影、旅游,也对一些古文字的研究比较感兴趣,比如甲骨文,经文等。休闲时间我也上B站,看日剧,TED,兴趣爱好还是挺多的。    原文链接: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7-09/09/content_6887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