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因质地采撷职业与施先生往来紧凑,其创作从平面摄影走向综合材料

作者:收藏拍卖    发布时间:2020-01-31 13:37     浏览次数 :

[返回]

周长江,男,1950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华东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终身教授,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艺术博览会艺术委员会委员。  

图片 1

图片 2

1978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从艺30多年来,对艺术不倦的追求和对学术深入的探讨,使他从一个颇具功力的写实油画家演变成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抽象艺术家。他在当代文化进程中自觉的更新能力,对艺术形式的敏感和对传统文化现代转型的热衷,使他对推动中国油画的现代化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尤其是他著名的以“互补”为主题的系列作品,从二元互补的思维出发,去研究东方哲学思想在西方抽象形式中实现现代转换的可能性,并由此深入对绘画本体的构成、肌理、材料等元素自身的研究。作品《互补系列NO.120》在第七届全国美展中荣获银奖,“创建国以来第一次非具像作品的最高奖赏”。他在抽象绘画领域中成就显著,其作品从平面油画走向综合材料,从单一的互补视觉形式探索,走向了互补的文化思考。他的作品在亚洲艺术双年展、中国油画展、全国美术作品展等国内外重要展览中获奖,多件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阅读原文

《白上黑》马列维奇1913年

  自17岁发表文学作品,直至2003年逝世前几个月还在应报刊之约写散文……纵观施蛰存长达81年的文学及学术研究生涯,有评论称,“现代精神”是施先生的关键词,体现于其人其作,有两大特征:一是创造的,二是自由的。

来源|文汇报  编辑|戴勇

图片 3

  施蛰存则自认这辈子开了“四扇窗”——东窗文学创作,南窗古典文学研究,西窗乃外国文学翻译研究,北窗是碑帖整理。

《No.16》 罗斯科1957年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曾是施蛰存的学生,后因资料收集工作与施先生往来密切。在陈子善看来,施先生所言的“四扇窗”都开得有声有色、成就斐然,“其实不止于此,他还开了‘第五扇窗’,那就是编辑出版工作”。

图片 4

  “百科全书式专家”全方位出击

美国艺术家罗伯特·雷曼的空白画   

  1928年水沫书店出版《上元灯》,施蛰存将之定为正式首个短篇集。此后陆续写出历史小说《鸠摩罗什》、《石秀》,心理分析小说《将军底头》、《梅雨之夕》等。

据国内广泛报道,苏富比拍卖行将于11月11日在纽约拍卖一幅画面几乎全是白色的画作,估价从1500万至2000万美元(约9000万至1.2亿元人民币)。引起了业内外的哗然与热议。

  无论是《梅雨之夕》里下班不愿回家的主人公,还是《魔道》主角无法摆脱的不宁静心绪,现代人心灵世界的细腻诉诸施蛰存笔端。区别于乡土文学,施蛰存较早地捕捉到都市生活中漩涡式席卷人性的力量。他大胆创新现代主义小说创作,被李欧梵誉为“二十世纪中国现代文学开创者”。钱理群、吴福辉等人在《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中评价施蛰存为“最早认识到现代派需有中国特色的一个作家,并付于实践”。

  ●无论何种流派,对其评价总有褒有贬,而作品的艺术价值更不是某些评论家说了算,真正的见证者和评判者只有艺术史。

  读古典诗文长大,拥有深厚传统文化基础,作诗作词作赋并早见成效……施蛰存一方面根植本土吸纳养分,同时也善于接受新事物,广泛引进国外现代理论和作品,翻译成为他“职业”的一部分,也维持了一名文学工作者始终与世界相联系的可能性。

  被称为极简主义艺术家罗伯特·雷曼,其作品曾经在西方美术图录上见到过,也在国外的展览上看见过类似的作品。但是,印象不是很深,感觉也很平淡。之所以印象不深,感觉平淡,是因为此类的作品太多,艺术语言没有突破,而且比罗伯特·雷曼影响大且先于他的此类风格的大师就有马列维奇、罗斯科等艺术家。从极简主义而言,最早可追溯到1919年在德国魏玛成立的包豪斯学校,该学院培养了不少极简主义艺术家。沙俄尼古拉二世末,俄国艺术家马列维奇(1878—1935)就于1913年开始了《白上白》、《白上黑》的空白艺术创作。马列维奇的作品证明了最早的极简主义作品的诞生。虽然,有称马列维奇为至上主义鼻祖,但从作品而言,极简的风格与概念无以复加并影响了德国包豪斯学校的教学理念以及后来的极简主义发展。此外,俄裔美籍画家马克·罗斯科(1913—1970)于上世纪40年代就开始创作极简主义绘画,影响更为广泛。虽然有记载把罗斯科归类为抽象表现主义,但从罗斯科个人表述以及观察其作品,其简约之风也可归为极简主义先驱之列。不管从时间上和作品的创作手法上及思想观念上,仅这两位就比雷曼的艺术更具代表性。

  20世纪50年代,施蛰存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他在资料室编目录、买书,漫长岁月里不能发表文章、不能出书。施先生蛰居斗室,与金石碑版为友,寓所晒台上搭建的北山楼只有6平方米,却收藏了2000余件刻石、碑拓、造像、墓志、塔铭及其它杂刻拓片,品类之盛,堪称中国石刻史资料馆。施蛰存自得其乐,专注词学和金石研究,撰写了《北山楼碑跋》、《词学文录》等一系列著作。

  罗伯特·雷曼(Robert Ryman,生于1930年,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年轻时在田纳西理工学院学习。1950到1952年在纳什维尔美国陆军服役,之后搬到纽约玩爵士乐。1953年,他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做门卫工作七年。之后,他决定将绘画作为职业生涯。雷曼的作品主要用白漆在画布上或在其他材料的介质上用偶发的简单重复的笔触涂抹,并借助利用光与影的微妙变化影响作品视觉。据拥有雷曼作品的国外画廊主页介绍,雷曼的作品并不抽象也不完全是单色的,他主张绘画是矛盾的“现实主义”根据艺术家自己的语汇去创新。这些简单的介绍并不能说明雷曼艺术的价值,也毫无进一步的意义。从雷曼的绘画语言与意图,以及在美术史的作用而言,没有看到更多历史意义上的不可能性。在美术史的长河中,雷曼的作品显然属于没有什么特色且很平庸。

  主编《现代》刊物独当一面

  ● 或许是艺术价值判断和学术能力的丧失,让艺术品的估价疯狂得让人看不懂,殊不知失去学术后艺术拍卖将成为市场奴隶。

  1932年受现代书局张静庐之邀,28岁的施蛰存主编《现代》月刊。当时上海滩杂志封面多是美女照,《现代》一反世俗,采用黑白相间的抽象图案,超现实主义意味颇强;不同于此前的同人杂志,《现代》摒弃门户之见,面向全体“文学青年”,很快便鹤立鸡群,成为当时国内最重要的文学刊物。

  一个在美术史上并不具有代表性的所谓极简主义艺术家雷曼的作品何以估价为1.2亿元人民币?只有一种可能,拍卖市场与艺术机构的合作,助推雷曼作品的市场价格。甚至不排除把这一喜讯故意作为传递给那遥远东方的又一个“礼物”。我一直感到很诧异,为何欧美的艺术品拍卖,甚至是拍卖之前的估价,即会引起国内人士的迅速反应,以至于广泛的集体兴奋;又为何他人的家事总会引起那么多无关之人的共鸣。我想,原因或许是艺术价值判断和学术能力的丧失,产生对艺术价格的过分敏感,使得艺术行业尤其关注别人的举手落槌,以期来帮助决定自己未来的方向吧。这种被价格引领的奴态,似乎沦为了一种价值观和生活派。

  《现代》之现代色彩,首当其冲就是对外国现代文学资源的输入,几乎每期都有一定版位刊登欧美、日本的现代文学创作动态与文论翻译,体现出与世界文学共时对话的野心。除了开窗“呼吸”异域新鲜空气,《现代》也培植推介中国现代派创作。在商业经营与文学追求的平衡中,施蛰存试验出一种新的运作方式,使《现代》“成为中国现代作家的大集合”,“一切文艺嗜好者所共有的伴侣”。当丁玲被捕的消息传来,许多媒体保持观望或沉默时,《现代》在《编者缀语》中说:“一个生气跃然的作家,遭了厄运,我们觉得在文艺同人的友情上,是很可惋惜的,愿她平安。”虽在主编岗位仅待了两年零八个月,施蛰存却把一份商业出版物打磨成时代坐标。

  世界上每天要拍卖许多东西,不值钱的就在地摊上拍卖,缺钱了把家中值钱的东西送典当行换钱,公司倒闭了财产由法院判决拍卖抵押欠债……拍卖其实是一种被迫行为,也是与更多人毫无关系的事情。拍卖在过去对于卖方实为是一种无奈之举,因此,拍卖之物通常都比市场价低。如今,拍卖发展成为引领市场的风向标——很奇怪!有人喜欢把艺术与拍卖紧密地联系起来,以艺术市场的拍卖价格来决定艺术的价值取向。如果是这样来话,那么,伟大的比尔·盖茨若脸皮厚的话去画画,去办画展,去拍卖自己的画作,他的画肯定是世界名画啦!因为,他完全可以雇人用最高的价格拍回自己的大作,然后,成为举世瞩目的艺术大师。可惜,比尔·盖茨没有去画画,甚至也没去学写书法……这倒令我很惋惜!

  直到晚年,施蛰存还主编了享誉海内外的《词学》丛刊。参与文学传播活动时间之长、主编刊物之多,令人感喟施蛰存的多元趣味与追求。

  没有了艺术的学术价值,只要是权贵、明星、大碗们都可以玩艺术,甚至是在艺术殿堂开画展,出画册,拍卖场拍出高价……这种案例在中国屡见不鲜。

  《施蛰存先生编年事录》一书的编撰者沈建中认为,施老始终保持独立个性,“倘有文章引火烧身却从不后悔,如屡受挫折也无所畏惧。他虽饱受劫难,却能将生死看得很淡,也颇讲究养生之道。他不委屈自己,有滋有味地生活着”。阅读原文

  诚信缺失的年代,艺术拍卖的价格与价值没有必然联系。简单的道理,有人就愿意愚昧地接受市场决定艺术价值的观念,甘当市场的奴隶,并且乐在其中。

来源|文汇报 记者|许旸 编辑|戴勇**

  ●艺术的学术价值和市场拍卖价格是不同的两个领域,相互扯在一起会混淆艺术判断取向,艺术圈切莫过于关注市场。

  我们谈艺术,论与艺术有关的哲学、文学、心理学等等,目的还是为了艺术,为了丰富艺术的内涵,促进艺术的不断发展。当艺术市场介入艺术圈,并作为一种衡量标准之时,一切的艺术史和学术讨论自然失效。在与朋友交流艺术时,也时常会出现市场价格的问题,艺术的交流也因此沦为无聊的市场讨论。

  所以,我告诫学生:不懂艺术的人或外行,面对艺术作品他们是无法讨论艺术的学术价值,而只能去讨论艺术市场问题。

  可以问一问达芬奇的母亲,达·芬奇生下来是否就那么有名的?当然达·芬奇的孙子也不知道他的爷爷的“蒙娜丽莎”肖像画如今在法国卢浮宫被尊为无价之宝。还有那个毕加索的二奶的私生子也不会明白他干爹的画为什么那么值钱,那个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大师波洛克车祸死后更不知道他的抽象画居然抽得一张作品上亿价格……

  显然,艺术家的天赋才能是第一位的,然而,有幸在世出名的艺术家除了艺术天赋与勤奋的同时,他一定有比其他同样有艺术造诣但并不出名的艺术家且具有额外的能力,但是,这个额外能力肯定不是市场能力。

  谈市场价格就谈市场价格,比财富实力就比财富实力。世界首富前十位来自于各行各业。假设你的本事足够可以把全世界的卖淫业掌控在你的手中,那么世界财富榜前十位可能也就有你啦。行行出状元,财富是不认行业的。

  不过所谓的艺术市场拍卖价格,说穿了大多数是给那些不懂行钱多的土豪看的,而不是给艺术家们看的;事实也和艺术、艺术家没有一点关系。但是,艺术家谈论艺术时,始终绕不过市场问题。如此,问题倒简单了。建议以后艺术家们谈艺术的时候,也不要相信什么艺术市场,索性带好股票、房产证、银行存折等有价证券,一旦艺术交流戛然而止转到市场价格问题时,就甩出财富一比就明白了,谁更有艺术价值一数就结了。

很遗憾,现在的艺术杂志、艺术网站、艺术圈不去学习研究或主张艺术的学术价值,而去热议所谓的艺术财富、艺术财经或艺术拍卖价格。我认为这是不利于艺术生态发展,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浪费时间不说而且在永远谈不明白的同时,又严重地搅浑了艺术价值的取向。 (本文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美术系副系主任,教授)阅读原文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戴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