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众多都市人前来观察,湖北舞蹈年

作者:舞蹈    发布时间:2020-04-21 03:55     浏览次数 :

[返回]

2月3日,来自青海省各地的藏族农牧民在西宁市举办的迎新春暨藏历火猪年联谊活动上,表演了形式多样的藏族舞蹈,吸引众多市民前来观看。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这些年的成绩是最好的证明,成绩的背后是不为人所知的付出。

和其他艺术形式不同,舞蹈的传播靠的是最具有生命力、最具情感的人体本身,通过人体来创造美、展示美,所以新疆舞蹈必须靠各族舞者一代代传承下去。

藏族演员在表演面具舞

艺术家的品质

天山网讯 自治区文化厅宣布,要将2007年打造成“新疆舞蹈年”。

在去年年底昆舞研讨会上亮相的《昆韵》,还仅仅编排了一场《花梦》。这个大型的舞蹈诗,表现的是一个爱情的主题,《花梦》是其中的第二场。对于其中的意境,马家钦解释说这场戏表现的是女人对爱情的一生痴恋。戏的一开始就是做梦,梦里情深意浓,梦醒了,一切没了,便到处甚至耗尽了一生去寻找,就算知道了是一场空,就算头发都白了,还是继续痴心等待。说到眉飞色舞处,马家钦说其中的意境有自己作为一个女人对爱情的感悟,更有对理想、事业的感悟。今年62岁的马家钦说自己一生对事业的追求其实就像一场爱恋,从年轻时开始做梦,到今天依旧孜孜以求,对事业的追求就像女人对爱情的执著一般,到了现在退休的年龄,即便心里已经明了对事业的追求其实也是一场梦,即便更深刻体会事业在人的一生,天时地利人和,缺了哪一条,都有可能把自己抛弃,但还是追求,还是等待,还是痴心一片。一场《花梦》只是《昆韵》的一部分,马家钦于昆舞,她说可能也仅仅只是做了一点事,培育了一些传承者。昆舞这个舞种成熟,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对自己来说,也是花梦一场,但到老了,能够微笑着回味,也是一件美好的事。马家钦说起研讨会上专家们的认可,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她说她还在回味,她说虽然自己也近白头,但还是痴心不改,憧憬着前景无限美好。

新疆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区域,是亚欧大陆的中心,丝绸之路的枢纽,历史文化和文明传播的前沿,是中原文化、印度文化、希腊文化、伊斯兰文化这四大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多元文化的碰撞和融合,使得新疆民间舞蹈也与众不同,维吾尔族的赛乃姆、蒙古族的沙吾尔登、塔吉克族的鹰舞、锡伯族的贝伦舞等,都各有特色,显示出新疆民间舞蹈博大的民族精神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对事业的一生追求,马家钦笑言自己就是“傻帽”一个。追求的过程,有精力的付出,还有来自各方面的困难,这些都是需要面对的。当年《干将与莫邪》去沈阳参赛,七八十个演职员,火车票经费一时难以解决,马家钦自己掏出了五万元,和其他领导一起凑齐了参赛的费用。昆舞创演的过程,找房子,招学员,其中的周折说费尽心思一点也不夸张,但还是忍了过来。她说这一生满腔热情的做事,有时得不到周围人的认同,是最痛苦的事,很多次都差点流泪,但都忍了下来。创研昆舞的这三年,她推掉了至少三台大戏,这意味着将近90多万元的损失,但她甘愿。她说作为一个艺术家,不但要有坚持做下去的毅力,还要有甘于寂寞的决心,还在研究探索中的昆舞,是一门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她没有提到一个艺术家最需要的热情,但她对艺术无疑是最充满热情的,所以她才能一直坚持着,不管有多辛苦。所以她说昆舞,都昵称作“我的昆”。所以在记者面前提到她发现的昆舞27点位时,立刻脱去了外衣,演示起来。《毛诗序》里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舞蹈于她,是一生的爱恋,舞蹈于她,是表达爱恋的最好的语言。

“新疆舞蹈年”的概念提得不错,它把散落的、常态化的新疆舞蹈聚拢到了一起,起的是一种粘和剂和催化剂的作用,随处可见的新疆舞蹈需要一种浓烈的、集中的表现时间和表现形式,用一年作时间跨度,用比赛、论坛作载体,可以想见,今年,新疆舞蹈会以怎样的精彩征服我们!而精彩的背后会是新疆舞蹈的步步提升。

当年城运会开幕式几千人的场面,马家钦指挥若定,私下里她说喊哑了嗓子。创作《干将与莫邪》时,为了使舞剧的形象定位符合2500年前时代的特点,马家钦经历了痛苦的求索。无意中青铜铭文激发了创作灵感,这之后反复咨询一些国画家,泡在图书馆里研究象形文字,灵动的“虫书”经过马家钦的艺术再创造,化为干将、莫邪的肢体语言。《干将与莫邪》成功了,一些专家说,马家钦创编的“鸟虫篆象形舞姿”挖掘了江南吴舞的源头,是对古典舞的创新。赞誉和奖励还在继续,马家钦的思路又转到了昆舞上面。三年前,昆舞被提出来的时候,说是一时灵感,当然更是多年艺术积淀的结果。昆曲是百戏之祖,昆曲里的舞蹈元素可能才是吴舞的起源。有了灵感,马家钦又开始忙碌了,昆曲演出只要有可能就一定去看,昆曲辞典一遍遍的熟读,昆曲各方面的专家逐一拜访,研究创作的过程,只要编出了一段,就会请昆曲方面的专家来指点。三年的时间,花去了多少时间精力且不说,从《子夜吴歌园林篇》中“游园”的惊艳亮相,到昆舞27位点发现时的兴奋,再到昆舞研讨会上“昆韵”折服了专家,昆舞作为一种探索中的新的舞蹈流派,马家钦说她的努力会继续坚持下去。

具体来说就是要举办一系列的活动,比如新疆舞蹈大赛,这个比赛会是新疆历史上真正的一次“舞林盛会”,专业和业余选手同台竞技;将首次举办国际性舞蹈赛事――首届丝绸之路国际舞蹈节;大型歌舞晚会《洒满阳光的新疆》等将参加“中国第八届艺术节”;新疆还将推出一批舞蹈精品,去角逐全国第七届专业舞蹈比赛。

熟悉马家钦的人说,几乎每次见面,马老师都有新的成果。《干将与莫邪》、《子夜吴歌》、《五姑娘》、《姑苏十二娘》……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中国舞剧大奖、编导金奖等等,马家钦能拿的奖都已经拿到了,但这些已经是过去,甚至那些纪录过去成绩的传媒报道,马家钦说她也没有收集。

对待新疆舞蹈的态度应该是先挖掘、吸收、传承,而后再发展和创新。我们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先深入挖掘,历史的长河中积淀了太多有价值的东西,随着后来者思想认识的加深,审美眼光的提升,一定会发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在将要举办的舞蹈大赛上,不问“出身”,专业和业余的同时亮相,既应该是对所有舞者的一个肯定,又会让更多的民间舞者走到台前,大赛会掀起新疆越来越浓的舞蹈氛围。

与舞结缘,并非她的本意。那是她读高三的时候,南京空政文工团招兵的老师在街上看到她,竟跟着她走进市五中的校园,于是,没有一点舞蹈基础的马家钦穿上军装,开始走上艺术的道路。年轻的马家钦身体条件好,又有文化,很快爱上了舞蹈,并由舞蹈表演进入创作。45年的艺术道路,就是凭着饱满的热情,全身心的投入,才有了今天的成绩。她说,身边的这方水土,无论审美情趣还是风土人情,都给与了她不断的灵感。曾经,《姑苏十二娘》演了将近1000场;曾经,《干将与莫邪》成为苏州旅游保留项目;曾经,《子夜吴歌》受到老艺术家常香玉的连连称赞。而现在,不提过去,她心里,只有还在不断探索研究中的昆舞。

新疆各民族的民间舞蹈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程流传至今,上世纪40年代,蜚声艺坛的新疆舞蹈家康巴尔汗等让世人为新疆舞蹈而叫绝,新疆歌舞团带着一台台极具视觉冲击力和心灵震撼力的舞蹈走出新疆,到了内地乃至国外,让外界不断发出惊叹声。

对事业的追求就像一场痴恋

新疆是声名远扬的“歌舞之乡”,新疆的民间舞蹈艺术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隋书》、《唐书》等,都对当时的龟兹乐舞做了记载。边塞诗人岑参在诗歌中形象地写出了古回纥舞的风姿。白居易的《胡旋女》诗:“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统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表现的也是西域舞蹈的热烈奔放、别具一格的魅力。林则徐发配西域时,也记下了对边城歌舞的印象:“城角高台广张乐,律谱夷则少宫商,苇笳八孔胡琴四,节拍都随击鼓镗。”

不提以前的成绩

扎扎实实地继承,这是第一步,而后就是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了。艺术是无止境的,舞蹈艺术要提高,观念更新很重要,如果就抓住自己祖宗留下来的那点东西不放,不去借鉴和吸收别的国家、别的民族好的元素,固步自封、妄自尊大,后果可想而知。在首届丝绸之路国际舞蹈节上,国内外的专业艺术表演团体将来疆献艺,并开展国际舞蹈高峰论坛,新疆的舞蹈工作者有了一个与国际知名舞蹈家学习交流的好机会。立足民族特色,再去学习别人的先进东西,这才是一个民族的舞蹈艺术不断前进的方式,“请进来,走出去”是一个民族自信、成熟的表现,不拒绝交流和切磋的机会,有着开放的良好心态,懂得学习、借鉴,但同时也知道自己的长处,并不断完善它,这样才会有进步和发展。

花梦意缠绵,追梦更匆匆。风风火火的告别了记者,马家钦说她下午还要去园区,她说少儿艺术团那边也要经常去看看,已经退休的马家钦依旧忙碌着,忙碌着把她热爱的“昆”继续完善,忙碌着把对艺术的热爱传播给下一代……

采访马家钦,约好地点在苏州市歌舞团,时间上午九点。九点半,马家钦匆匆的到了,她说她刚刚从上海赶回,前一晚她去了上海就为了整理我们可能需要的图片资料,收集好已经到了凌晨两点,早上六点她就起床了,为着赶火车,结果还是迟了,她连连说着抱歉,她一脸的风尘仆仆,采访等待的焦急又算得了什么?!她说她已经62岁了,但还是改不了,做什么事都要求完美的脾气……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