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官网娃娃鱼动画CEO潘斌在接受预言家游报采访时,程腾曾在好莱坞动画行业工作过

作者:美术    发布时间:2020-05-05 20:00     浏览次数 :

[返回]

杜刚阳

12月16日,索尼和漫威联合出品的动画电影《蜘蛛侠:平行宇宙》在北京面向业内人士、媒体、影迷点映,几位国内的动画导演受邀观影,包括《风语咒》的导演刘阔、《姜子牙》的导演程腾、《少年锦衣卫》的美术导演赵禹晴。映后几位国内动画人都对这部好莱坞动画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

我们希望成为综合型动漫内容公司,形式上包括漫画、动画番剧、动画电影,涵盖儿童、少年、青年。娃娃鱼动画CEO潘斌在接受预言家游报采访时,如此描述了公司的愿景。

《京剧猫》剧照

刘阔称《蜘蛛侠:平行宇宙》是动画电影丰碑式的作品。画面惊艳,我被震到了。刘阔觉得好莱坞能做出这样的动画来,一是人家确实有钱。我们的成本是人家的十几分之一,几十分之一。另一方面,是好莱坞的动画人真的敬业,能把精力放在创作上,这是国内动画人缺少的。即便把钱给到咱们手上,不一定像他们敬业。我们的从业人员要努力,争一口气,追求他们的热情,把名呀利呀放后面,也能比现在进步。

2018年11月,娃娃鱼动画获得了B站千万级Pre-A轮融资,这是其继2017年6月获得阅文集团5000万融资后,又一次受到平台资本的青睐。目前,娃娃鱼动画正在推进与B站联合开发的多部动画作品。

12月1日,一群会京剧唱念做打、懂手眼身步、行纳督录判的猫来到广州,化身参与者文化衫上的寻城猫参与探寻广州古城的夜跑活动。这仅仅是国漫《京剧猫》城市行动的一站。据《京剧猫》的制作人杜刚阳介绍,这群猫从一诞生开始就被赋予了涵盖动漫、电视、文教等多行业的生命力,已经走过北京、上海,未来还将在清远佛冈的猫土小镇安家。今年以来,系列动漫《京剧猫》还漂洋过海,覆盖新加坡、马来西亚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记者采访了这部国产原创动漫的制片人杜刚阳,这个从小热爱国产漫画,也师从日本动漫大师的年轻小伙,从花费六年时间打磨出第一季完全原创的中国动漫《京剧猫》开始,已经在构筑他心目中未来世界级的中国原创动漫宇宙。

程腾评价这是一部各种元素非常浑然天成的放在一起的,平衡的非常好的动画。很吓死人的电影,比我想象的还要好。设计量大到吓人,让我震惊的是,每一个镜头的帧速都不一样,看下来很舒服。程腾曾在好莱坞动画行业工作过,他说好莱坞厉害的是有能让好的艺术家们共同使劲儿的一套工作方法。另外,就是人家值得学习的创作态度。当然,好莱坞有钱,动画人能丰衣足食,静下心来追求艺术创作。中国动画行业的整体环境相对浮躁,所以,动画人就要想办法让自己静下来。

作为一家成立于2007年7月的老牌动漫内容公司,总部位于杭州的娃娃鱼动画目前有270余人的团队,2018年动画制作1000分钟以上,漫画十余部。主要动画作品有《黑白无双》《萌妻食神》等;动画电影有《福星高照朱小八》等;漫画作品有《人类进化论》 《蜀山奇仙录》等。娃娃鱼动画CEO潘斌在动漫行业从业近二十年,经历过国产动漫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带领娃娃鱼动画一路从独立工作室转型为商业化的动漫内容公司,针对预言家游报提出的:现阶段动漫内容公司推进IP产业链开发不顺畅、制作效率及质量不稳定等问题,分享了他们的思考和尝试。

金沙官网 ,个子1.87米的杜刚阳看起来很有范儿,最近因为《京剧猫》线下活动的铺开频繁来到广州。他对广州繁盛的动漫产业和新潮的粉丝群体赞不绝口。为了他心目中真正的中国原创动漫,早在他上大三时,就开始做动漫产业这种业界普遍认为难以挣口饭吃的尝试。

赵禹晴也觉得这部《蜘蛛侠》动画电影非常惊喜,有以前的电影很少尝试的风格,色彩潮流化、年轻化。诚意满满,潮流时尚,是给年轻人看的非常棒的动画。作为动画人,看的爽的同时,她也看到了这部电影的难度,没有一个认真创作的团队是做不来的。而在中国,她觉得不是动画人不努力,是整个行业的问题。一两个人是不够的,要整个队伍静下心来,大家都能做到心无旁骛的创作,不然会缺斤短两。

做动漫产业链木桶中的内容长板

国产动画出现了断档

不过,几位导演也都认同,虽然好莱坞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态度值得学习,但是在创作上,不能一味学好莱坞,一个是学不过,即使学到了,也超不过人家。中国动画人还是要做有中国特色的电影。

由于政策、资本、实现效果等影响,今年很多家动漫公司在推进IP产业链开发时并不顺利。与2014年国漫崛起后主推打造原创动漫IP,进行上下游开发,实现产业链闭环的动漫公司不同,娃娃鱼选择了围绕动漫内容横向扩展业务的模式。

杜刚阳出生的时候正是国产动画的一个黄金时期。他一口气说出了幼时的最爱,像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的《哪吒闹海》《九色鹿》《魔方大厦》等,尤其是《雪孩子》,小时候都看哭了。

我们跟很多公司思路不太一样,他们想做一家更综合的产业链公司。我们专注于做内容开发,跨行业去做衍生品开发渠道发行等,可能我们并不擅长。潘斌举了个例子,早期的木桶理论讲企业的短板决定了企业的木桶能装多少水。但是想做完整的产业链木桶非常困难,每一个环节都有自己的逻辑和模式,作为一家动画公司,如果没有能力把产业链的全部环节都打通,那就应该把自己的长板做长,创造被需要的价值,把内容做好,再寻找其他长板公司合作,拼成一个能装更多水的木桶。

3岁开始上兴趣班学习绘画,杜刚阳偏爱美术精良的动画片。幼时虽然闹腾,他却颇有绘画天赋。母亲也支持他学画、定期写生。从儿童画、钢笔速写开始,4岁时杜刚阳就有作品登上日本国立美术馆展出,还曾获卢浮宫推荐。

娃娃鱼动画将自己定位成一个内容公司,进而开发内容的多样性,不局限于内容形态、受众年龄。从2014年承制《黑白无双》动画番剧,到2017年开始《福星高照朱小八》动画电影项目,再到2018年开始创作儿童动漫内容。在围绕内容本身开发的同时,娃娃鱼动漫也在尝试作为制作委员会的发起者和内容制作方,邀请产业链上的发行平台和影视、游戏等后端变现公司进入,大家共同投资,分担风险,分享收益。

7岁半时在湘西凤凰吊脚楼的一堆牛粪旁写生,将一整排吊脚楼画下来,一天也没觉得累。随着年长,临摹《灌篮高手》等动漫里的漫画人物也是他的拿手好戏。

用工业化的体系优化内容制作

6岁时,他才开始看动画片。整个小学阶段,来自日本动画的《北斗神拳》《美少女战士》《圣斗士星矢》等,让自称比较早熟的他很早就感受到中国动画和日美动画的差距。

国产动漫制作公司,都会面临的制作效率和质量不稳定的问题。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国内人才基础和创作经验比较薄弱,二是国内没有统一完善的动画制作流程。

中学时期,他开始给《漫友》等漫画杂志投稿,并就读清华附中的美术特长班。父母不是很支持我,觉得是不务正业。

国内每个流程的人才都稀缺,学校的老师也想教,但是他们没有标准化的东西,也不知道怎么教,只能靠自己的经验和想法。潘斌表示,相比最早做几分钟独立动画的小作坊的生产模式,目前做动画长篇的团队,每个项目参与人数都会涉及上百人,对制片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段时期,他感受到国产动画似乎出现了一个断档,很难看到特别好的动画。2005年,杜刚阳毅然根据兴趣报了北京电影学院第一届动画制作班,当时动画行业非常低落,电视上就一个喜羊羊,连《熊出没》都没有。

娃娃鱼动画目前在尝试建立动画生产的标准化工业化体系。一方面是制片软件的开发,通过流程方式将制作环节拆分,将工作流程、文件流转甚至文件的命名方式等细节规范化。另一方面,以10人以内项目组的形式,培养新人可以根据流程快速进入生产体系,同时通过试错,把问题沉淀下来,进行调整和优化,完善整个制作体系。

京剧和猫的结合

很多公司是项目做完了,大家解散,沉淀的所有的经验都没有了,变成了单纯的外包接个活儿。这对国产动漫行业整个的基础建设一点用都没有,人才没有进步,技术也没有进步。潘斌表示,所以我们用更笨的内部生产体系把流程建立起来,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利用工业化的制作体系和更多的公司合作。从工作室到公司发展,肯定会出现流程、周期、效率、质量等问题,这是必然的过程。国产动漫的底子太虚,资本和市场涌进来就像打了一针强心剂,但只有把底子补回来,才能从制作层面把很多问题解决,从市场层面实现正向回流,形成完善的产业。

中国动画行业90%的作品都是给日韩做动画代工,几乎没有做原创的。父母觉得干这行吃不上饭,甚至整个动画学院的人都这么想。

寒冬不冷

早早修完大学课程学分,杜刚阳频繁跑到日本取经,并师从皮卡丘之父久保雅一。令他震惊的是,中国很多优秀的文化形象都被日本抢了空档,他们做了很多西游、三国、水浒的电视剧和动画,而《火影忍者》《海贼王》等大火的动画电视也都根植于日本的忍者文化和海盗文化。杜刚阳的野心很大,从大三开始,他决定建立中国动画世界。

今年由于大环境的问题,行业并不乐观,融资事件锐减。在和资方接触的过程中,潘斌总结了对于行业来说的一些利好信息。

杜刚阳决定从京剧中一探究竟。四大名著都有相应的京剧人物,并且有丰富的京剧脸谱、动作和各自的文化引申,有很多人物和故事可以借鉴。他说,猫在很多国家都受欢迎,猫的花纹和京剧结合起来也很潮、很漂亮。毕业之前,他决定将京剧和猫结合做动画。

一是目前整个行业是基于市场需求选择优秀作品,动漫公司不再依赖做欧美日本外包或者拿国家分钟数补贴过活,从长期看是非常正确的发展方向。

为此,他专门去中国京剧院拜师学艺,学习京剧的入门知识、动作,又去北京、上海、安徽等地采风,了解京剧的门派以及建筑、唱段、手眼身法步等特点,并将猫依据京剧概念分为唱念做打手眼身法纳督录判十二个宗派,保证动画中所有猫的唱段、服饰、身形、花纹、宗派,在京剧里都能找到对应。

二是优秀的资本还是比较冷静的,他们能看到产业的未来。目前只是把一些虚高的泡沫挤掉,把不合理的估值降一降,并不表示资本不投动漫了。当资本和创业者都真正回到相对理性的状态,以盈利为导向进行探讨而不是单纯的炒作概念和画饼,对真正做事儿的人是好事儿。

要强调国漫,还是要把中国文化吃透。为了一部名字并不出彩、且目标观众为小学生的《京剧猫》,杜刚阳和团队在前期剧本上就打磨了三四年,人物设计写了20多稿,前后花了六年时间,终于在2015年推出了《京剧猫》的第一季动画作品。

三是行业不好变现不好流量不好都不是问题,作为动漫内容公司,只能解决我们现在内容还不够好,故事还不够好,美术还不够好,表演还不够好。我们能解决的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年让自己的作品变得更好一点。优秀的作品才有争取付费和变现的可能。

几十只个性鲜明的猫跃于屏幕正义满满的白糖、性格耿直的大飞、武艺高强的武崧、水袖善舞的小青等。

作为一家偏重技术与内容的公司,娃娃鱼动画将把本轮融资用于团队建设和制片管理软件的开发,搭建工业化的制作体系。后续在内容上注重多样性,在商业上通过制作委员会的模式,重视和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

过程非常漫长,也很枯燥。但对比其他日系风格浓厚的国产漫画,杜刚阳还是颇有底气的,魔法、忍者、武士等动画,我们做不过国外,但我们有自己的东西,也能做得够精致够漂亮。

我们想长期做一件事,而不是跟风资本。采访的最后潘斌表示,如果我们要用20年去做一件事情,那花1年2年打一下基础没问题的,未来我们非常有信心。国内有那么多喜欢动漫的用户,有那么多为动漫努力的从业者,一定会创造出动漫内容以及动漫与其他产业联动的价值。

用情怀支撑养猫

穷、惨是做原创动画初期的杜刚阳经常挂在嘴边的词。杜刚阳2009年成立公司时,一开始没钱租办公室,只能在北京电影学院旁的咖啡馆蹭场地办公。后来工作室从一两个人慢慢形成小团队。

杜刚阳感慨地说:为了养这些猫,我们愿意做更多,拍短片、设计logo、动画代工等。拿了钱就往猫身上再投一点,打磨剧本、原画制作等。最拼的时候几十天没有休息。而和他同方向的20多个同学转行做广告、游戏或电影,日子都过得挺滋润。靠什么走下去?杜刚阳苦笑着甩出情怀两个字。

尽管耗费六年打造的《京剧猫》第一季收获了大量粉丝,但依靠打杂工挣的钱无法支持他把更宏大的京剧猫世界建立起来。杜刚阳创立了中国式制作委员会模式,从第二季开始依托漫画、出版、电视、文教等多行业开发这些性格和能力各异的京剧猫。

最困难的环节是分镜和剧本。现在为了赶上电视台播出,一个月要做十集。剧本和制作时间被压缩,故事的情节和质量难以完全顾及到。他坦言,《京剧猫》第三季电视动画,仅仅是及格分数。遗憾太多了,只能希望下一部更好。

和很多打长期战的动画人一样,目前他的动画公司和《京剧猫》仍然处于持续奋斗的状态。但他所期待的中国原创动漫大世界已经全面布局开。

送京剧动画走出国门

由于在国内受到了很好的评价和收视,他开始往国外推行。最开始国外完全不接受,成人和小孩都看不懂。他说,我们把《京剧猫》翻译成Beijing Opera Cats ,但很多人不知道京剧,还以为是北京会唱歌的猫。最终,他和团队确定使用拼音Jing-Ju Cats要让人去接受我们的京剧文化。他们还将全片配上英文版本。

尽管真善美、智慧和勇敢等价值观,各国没有区别,但一部儿童动画作品传播到不同国家,却遇到了杜刚阳难以想象的屏障。中国和欧美非的文化很不一样,每个国家的剧本配音和台词都要修改。在国内零意见过审的《京剧猫》,却被国际审查标准虐了一遍。

杜刚阳用动画剧情解释说,在北美地区,甚至白糖说大飞胖都不行,会被认为对未成年人存在歧视。而所有依据京剧设计的危险性动作一概不能有,以免造成当地小孩模仿。

最终达到G级合家欢标准的动画《京剧猫》,得以在欧美多国播出,并以法语和斯瓦希里语在非洲全境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播出。或许因其艰难,它也是唯一入选中国梦的文化类动画。

虽然把京剧以一部以猫为主的动画传播到国外,杜刚阳觉得这只是开始,国外很多粉丝有了解和学习京剧的机会了,感兴趣再去深刻理解。

现在,他和团队还在继续打造更多作品。他也在广东佛冈打造了第一座基于动画的猫土小镇主题乐园。我儿时畅想的中国动漫梦想正逐步实现。

对话:

中国也能有世界级动漫宇宙

记者:你曾师从日本皮卡丘之父久保雅一,从他那里学到了些什么?

杜刚阳:他教了我很多。提到原创的动漫形象,他说即使涂成黑白和剪影,也一定要为观众熟悉,要很深入人心。比如说米老鼠,画三个圆圈大家就知道了。很多成功的动漫形象都遵循黄金比例,宽高比很多都是1:1.14或者1:1.16。

记者:为什么从日本搬回制作委员会制度?

杜刚阳:在中国,过去动漫行业的习惯是,漫画火了做动画、动画火了做电视剧。但其实,日本项目在初期就考虑后期的发展。漫画开始时就已经启动动画、影视剧制作了,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等到一个环节火了再去做另一个,等待时间和准备工作的时间很漫长,会产生断档。如果初期就有很大的布局,就会延续非常长的生命。

记者:中国动漫有什么可以借鉴日本动漫的地方?

杜刚阳:日本的市场不能拿来复制成国内市场。我们做国内市场要符合中国特色。不能全是传统文化的东西,要由浅入深地推行。

记者:我们有没有真正的中国风动漫?

杜刚阳:很多号称中国风的动漫,或许画风和剧情都不错,但是对中国文化研究得不够深刻,没有花时间去钻研。有些东西商业性太多,没有与传统文化形成有机结合。

动画片越低龄越难做

记者:现在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中国动漫还是偏低龄化的,这是作品空白还是观众认识不够?

杜刚阳:观众对国漫市场的认识很有误区。现在基本的动画片分成两个年龄段,一是低幼,也就是电视上播放的学龄前的动漫;另一部分是成人化,就是网络媒体播放的二次元的动漫,偏日系。

实际上,青少年化的动漫在国际上是刚需,可以在电视台和网络上播放,但这部分在国际上通常都是零点以后播的。其实动画片越低龄越难做,国内由于没有分级制度,只能进行自我审查。

记者:你还坚持一开始的想法吗?

杜刚阳:初衷还在,没有的话也做不到现在。没有一个动画会一夜火爆。《小猪佩奇》也是第五季才火的,我们这个行业就是持久战。

和世界一流动漫比肩

记者:你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广州动漫企业?

杜刚阳:其实全国大型动漫制作公司都在广州,包括制作猪猪侠、光头强的动漫公司等;广东省的观众对好的作品认知快很多,片子粉丝量非常大,粉丝发酵得非常快。一部片子好,广东省的反应很强烈,而因为赶新潮,对衍生品消费也比较大。

记者:你对中国原创动漫的个人愿景是什么?

杜刚阳:我是真的希望中国原创动漫能和世界一流动漫比肩。中国也能有世界级的动漫宇宙,而不是总停留在孙悟空、西游记这些层面。中国不缺动漫人才,而是缺好的作品和管理者。我希望能做其中一个引路人,去做一颗星星,点亮中国原创动漫的整个星空。